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芙蓉滟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去时悠然闲适的心境早已化为满怀酸苦,李蔚呆盯着前方湖面的一片雪色,那片雪地渐渐幻化出叶芙蓉一张静静凝视的面容,轻而薄的,不可捉摸,唇角、琼鼻、以及那缓缓开启的眼眸,与雪色相融,令他痴,使得他痛!

    忽然,道旁亭侧后方的行来一人,走近亭子,向他一望,淡然含笑,那人青衣黑靴白袜短裈,乌发簪结,立在雪中,宛如一出尘道人,神清气爽,扑面而来,正是与李蔚齐名的年轻武师原烈秋,他在亭阶前稍一驻足,随即径往湖面走去。

    李蔚适才沉于心境,竟忘了招呼,此刻回过神来,不由心中一紧:不要!身子急射而出。原烈秋诧望他一眼,也突然施展开身法,肩身一晃,已先李蔚一步凌空于湖面之上!

    李蔚说不出自己出于何意,只是适才迷思中,那片湖面雪地正是叶芙蓉的面容,怎容他人践踏其上?下意识中一拍腰侧,鞘中剑如毒蛇咋吐,李蔚一兜剑柄,剑尖斜转,横削原烈秋双足。

    只听原烈秋轻笑一声:“也好,你我久未交手,便试试对方斤两!”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啪的一声,手中骨扇已压住李蔚剑身,随即宽袖中掌臂一长,掌面瞬间由小变大,直袭李蔚脸面。

    李蔚感觉劲风袭面,仓促间不容多想,左掌迎上,两人双掌一接“砰”的一声巨响,气劲爆烈,两人身子各往已方身后飞去。

    原烈秋身子弹向湖面深处,而李蔚则飞向岸沿,这一掌双方没有思索余地,俱是全力出击,原烈秋只感觉体内气血翻涌不息,极为难受,仗着原氏轻身心法,身子飘移丈许,才落定身子。

    心下暗惊对方掌力惊人,往李蔚看去时,却见李蔚并未退后多少,离湖岸尚有数尺,一只脚硬生生直插湖面,积雪没膝贴胯,原烈秋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咦,你干甚么?!”

    李蔚半途强转真气,使出“千斤坠”落足于湖面,终先原烈秋一步踏足雪地,此际胸中翻滚,说不出的难受,调息片刻,将脚抽出,靴袜汤水淋漓,神情甚是狼狈。

    呆看了原烈秋一眼,什么也没说,挥挥手,返身上岸。身后,原烈秋追着他喊:“喂!你我正好借此雪地,大战数百回合,怎地走了?”茫茫雪地上,只留原烈秋一身暗青服色,腰间云白流苏随风飘扬,怔怔目望李蔚远去。

    李蔚回到宿处,尚未推门,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想是萝卜头听到了他的声音。“师父,有人找。”“人呢,在哪?”九月的天空是一片孤独而高远的蓝,蓝到每一双仰望的眼都隐隐作痛。

    阳光轻而薄,像洒下无数光的细针,草地、弯道、马棚、人畜,全都躲不过它的针刺,在光的逼视下,或静静守着自己的位置,或各自忙碌着。

    方圆数十里内,渺无人烟。马场内的短草,虽早早便已开始枯黄,东一丛,西一撮,随处可见光秃秃的黄色地表。

    但从山包上放眼望去,漫无边际的草场,还是连成了一片,透着生机未尽的绿意,而远处,微微拱起的坡度曲线,更给初秋下的马场增添了一股母性的静谧与宽厚。

    “咴哧哧”隔着一座屏障形的山丘,远远传来一道嘹亮的马嘶声。山的那边,马蹄声隐隐传过来,起初低沉隐约,似不可闻,一会儿,便如含怒欲发的闷雷,开始低低咆哮,随即,山口的弯道处涌起漫天烟尘,棚前众人都停下身来,侧首张望。

    转瞬间,那闷雷声炸开,耳际轰鸣震动,起伏奔窜的烈马如决堤而至的狂泄怒流,从棚前驰过,好一阵子,弓起的马背身影从眼前一道道忽闪,马蹄乱溅,紧如密鼓,像有无数只马蹄无情地从人的胸口踏过,这般情形似乎永无停歇,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忽然之间,马群已远远去了,只留下一阵空空落落的尘风,随着烟尘散落,滚雷一般的余音,从远处传回,让少年久久不能从烟尘滚滚的马群弧线跑动中回过神来。策马狂鞭,持剑纵横,正是少年的梦想。

    而此刻,他却抱着一捆草料发呆,稍显消瘦的稚嫩脸庞,被太阳晒得黝黑,热天里格外浓稠的马粪与草堆糅合的味道,冲得鼻腔发酸。

    沙沙声响,草料擦着他脸庞,汗水从粘着叶片的颊边流下来,湿透了短衫,靠近木桩搭盖的马棚,一股马粪的气味劈头盖脸、扑面而来。

    “灰儿!”少年强忍着气味,轻唤了一声,马棚里一匹垂头丧气的高头大马,尾巴摇动了一下,眼睫张开,硕大的眼球失神地望着他。他抛下手中的草料,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