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霓裳铁衣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楼少白不。”

    我拿起电话,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张口随意说道。

    话筒那头一阵静默,我又喂喂了两声,见还没动静,正要挂断,突然听见一声女人短促笑声。

    “池小姐,我知道少白哥不。”

    电话那头女人说道。

    这个人,来着不善。她这句话朝我表达了两个意思。第一,按理要称呼我楼夫人,她偏偏称池小姐。第二,她叫楼少白为少白哥。

    我下意识地就想起了昨晚那个电话,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莫非楼少白又去了她那里,现就她身边,所以她向我这个空占了楼夫人名号,实则却失宠女人来示威?

    半夜被这样一个电话吵醒,我有些恶心到了,冷冷说道:“知道不还半夜打过来?你不会是想和我打情骂俏吧?”

    那头女人似乎微微一怔,随即不甘说道:“池小姐,我可真同情你啊,婚夜就被自己丈夫抛下。你知道少白哥昨晚哪里吗?他就是和我一起”

    “是吗,太感谢你了。希望你再接再厉,床上量满足楼少白。要多少钱,管向我开口。”

    我懒得和这女人再多说了,讽刺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为防止她再骚扰,顺手把电话线也拔了。

    一对狗男女。

    我暗骂了一声,回去睡觉了。

    接下来几天,楼少白一直没有出现,那个女人也没再打电话过来,而我就这样被关了四天。到了第五天,十五一大早,我房间里突然冒出了一阵浓烟。

    这把火是我放。房间里金丝绒窗帘极易燃卷,我点了火,很就蔓延开来,木制刷漆器具是助燃了火势。

    我本是想让福妈协同我作案,这样方便。但是考虑到她对楼少白敬畏,想必打死也不会同意我这样做,后还是放弃了,只是朝她要了身旧衣服。她虽然有些不解,但对我这个要求还是没什么多异议。

    这座小洋楼所有门都已经装了现代弹子锁。点了火之后,我顺手锁了门,自己藏到了庭院门口一丛海棠之后。

    很,火光冲天,红红火舌熊熊卷出了窗外。发现着火佣人大声呼救,我看见福妈脸色惨白,惊慌万分地也冲了出来大叫:“不好了,救命啊——,夫人房间着火了,夫人还里面睡觉,门打不开——”

    门口两个卫兵见状,大惊失色,也朝里面飞奔而去,门口一下空了出来,趁着乱哄哄一片,我悄悄出去了。

    清晨风迎面吹来,裹挟了微微凉意。我急急忙忙出了巷口,叫了辆黄包车,就朝天水堂去了。

    距离天水堂还有段路,我就下车了,一路极其小心地靠近,距离几百米远一个角落,我看到楼少白德国伦士停了那里。

    他不可能是一个人过来,教堂内外肯定设了埋伏。大约是不想打草惊蛇,教堂外面看起来还很是正常,远远就听到了圣诗班唱颂歌声,因为今天正好是礼拜天,不时有些信徒进进出出。

    乱世之中,普通民众大约容易相信灵魂救赎和精神倚靠,聚会人并不少,几乎坐满了大半个教堂位置。我一身灰扑扑装扮,半张脸被头巾包起来,极其不起眼,没什么人注意到我。进了教堂,坐了个角落位置,拿本圣经放膝盖上,我打量了下四周,并没有发现楼少白身影,也不知道他躲到哪里了。

    唱诗班下去后,约翰就一身圣衣,操着生硬中文上台讲道。我注意到他有些心不焉,眼睛不时看向对面教堂大门,估计是留意和他约好通地七。

    我回忆了下五天前他和楼少白对话,通地七和他约好早上九点过来。但是第一堂道讲完,第二堂道开始,教堂顶尖钟敲打了十次时候,仍没什么动静,看得出来,连约翰也有些意外,频频张望,甚至不时卡壳。

    通地七为什么突然爽约?谁走漏了消息吗?

    我迷惑不解。

    我想方设法过来,其实本来也并没抱多大希望。我并不知道通地七什么样子,只是知道他会这里出现,所以过来也不过是想碰下运气,万一能帮到他,让他逃脱楼少白布下天罗地网,那就再好不过。现眼看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还没半点动静,我怕回去晚了被楼少白抓个现行,想了下,终于还是决定放弃,先回楼家。

    我刚要站起身来,耳边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圣坛上讲经台下竟然发生了爆炸。巨大气浪几乎掀翻了教堂顶,头上一阵簌簌声音,尘土从瓦缝中不停落下。耀目火光中,约翰当场就被炸死了。我惊恐地看到他一只胳膊碎片高高地飞了出去,掉落了台下坐着一个女人头上,那女人尖叫不停。而正对着讲经台前排几个座位上人也受了台上巨大气浪波及,顷刻间血流满面,惨叫出声。讲经台木头碎片四处飞溅,有一块甚至直直朝我方向飞了过来,擦着我头顶而过,撞到了身侧墙壁之上。

    我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一阵气血翻涌,心跳得几乎要蹦出了喉咙。几秒钟后,教堂里反应了过来教众尖叫出声,纷纷夺路而逃,场面乱成一团。

    我定了下心神,随了人流朝教堂大门挤去。人太乱了,像无头苍蝇那样挤成一团,反而受阻停滞。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枪响,仿佛有人朝教堂顶放了一枪,瓦片稀里哗啦砸了下来,随即是一个带了几分怒气声音大吼:“让开!”

    是楼少白声音。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