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霓裳铁衣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当天楼少白一直没回来。晚上和外出而归钟小姐一起吃饭时候,坐对面她不时盯着我看。我吃完了福妈煮一碗面,站起身来时候,她突然撇了下嘴,说道:“你就不问下少白哥去哪里了?”

    “去哪了?”

    我回头看她,顺口问道。

    钟小姐仿佛对我反应很是不满,或者为楼少白打抱不平,啧啧道:“少白哥真是,怎么会娶了你这种没心没肺女人不过也没什么,不就娶个女人家放着嘛。他早上特意跟我说过,他去省府了,要十来天才能回。”

    说到后面时候,她语气里带了丝小小得意。大约是得意于我这个做妻子反而要从她那里得到关于丈夫消息。

    我哦了一声。

    “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省城汪主席对少白哥一直器重有加,汪家小姐可是个大美人,真正大家闺秀,对少白哥不知道有多好。汪主席差一点就要把女儿嫁给少白哥呢。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她说“大家闺秀”时候,音调特意咬得很重。

    我本来是想反讽下她,论到这种事情,真要担心那个人恐怕是她,不是我。只是话到嘴边却又打住了。钟小姐不过就是个站云端眼里只有自己和楼少白小仙女,我跟她斗嘴也没意思,所以只是笑了下,说了声慢用就回了昨晚一开始那个房间。

    无所事事地过了几天,我和钟小姐慢慢有些混熟了,有时就旁敲侧击地朝她打听些关于楼家所藏半张地图和地宫消息。但很就失望了。除了有次听她提到楼家和池家从祖辈开始就有宿怨之外,她知道似乎并不比我多多少。想想也是,像楼少白这样阴沉人,也不大可能会对钟小姐透露什么。

    这天我收到市长夫人一张关于本城发起妇女解放自救会邀帖,钟小姐对这些很热心,我们就一道坐了楼少白留家中车过去。市长家云集了满城富贵之家女眷,大家就如何让妇女从封建桎梏中得解放各抒己见,钟小姐大出风头,被选为自救会会长。回来时已是下午,路上之时,兼作卫兵司机突然踩了刹车,坐后排我和钟小姐都猛地向前倾身,钟小姐怒道:“怎么开车你!”

    司机回头慌张道:“好像撞到了人。”

    被撞是个三十几岁中年男子,衣衫破烂,抱着腿坐路中间不停叫唤,很就引来了大批人围观。

    这个时候汽车被戏称为“钢铁老虎”不过是极少数富贵人家所用之物,于寻常百姓来说还极是稀罕。见汽车撞到了人,车上又不过两个打扮富丽女子和一个司机,人越围越多。

    “夫人,小姐,我车开得好好,是那人自己突然撞过来,我看了下,好像并没受大伤”

    司机下车查看了下,回来报告。

    “明明是你自己看准了蹿出来想讹人,撞死了活该!”

    钟小姐立刻探出了头去骂那人。

    我隐约也这样觉得。只是围观人大约本就有仇富心理,见钟小姐又出口骂人,纷纷起哄起来。那被撞人是倒地上打滚撒泼,一时大乱。

    “赔他些钱就是。点走吧。”

    我伸手往包里拿钱,钟小姐却已经气嘟嘟下了车要和那撒泼人评理。我怕场面失控,急忙跟着下车想拉她,不想身后却突然有人说道:“楼夫人,我知道你不是池小姐。”

    我大吃一惊,猛地回头,看见个身量颀长头上压顶乌毡帽人我身后。像前次一样,我后腰又被顶上了一柄硬物。

    我立刻就认了出来,就是那天晚上用对我绑架未遂那个男人。

    “楼夫人,我对你真没有恶意。只是希望你去见个人。你要是不去,我枪虽然是土制,也会伤人。”

    他稍稍抬高乌毡帽,对我笑了下,露出一副整齐洁净牙齿。

    这个年轻男人一看就是跑江湖。除了拿枪威胁我,感觉还不算猥琐,我直觉地就相信了他话。而且让我好奇是,到底是谁要见我?他又怎么知道我这个楼夫人不是真正池家小姐?

    “跟我来。我保证不伤害你。”

    他继续说道,已经收回了手上那柄被大半个袖子遮住枪。

    身后钟小姐还众人起哄声中和地上那个碰瓷吵架,我随了这男人挤出了人群。

    “你是谁?你盯着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追问。

    他拉起辆停路边黄包车,示意我坐上去:“楼夫人,我带你去见个人,见到你就明白了。”

    这个男人上次失利,很明显一直没放弃我。说不定刚才这场碰瓷闹剧就是他弄出来。他到底是谁,又怎么知道我是冒牌池景秋?他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一个个谜团困扰着我,我捏了下手包里楼少白给我那柄m196,胆色壮了不少,不过略微犹豫了下,就坐了上去。男人前面拉着车,脚程极,拉我到了老城区,这里都是典型旧式民居,显得有些肮脏凌乱,巷子里七拐八拐,我神经渐渐拉紧,紧紧捏着m196时候,他终于停了一条寂静巷子巷尾,边上是间带围墙老平房,青石垒砌围墙上爬满青苔和藤蔓,墙头垒了层瓦堆,院子里有颗老银杏。

    男人推开了虚掩门,回头朝我笑了下。我压住心头紧张,跨进了小院子,跟着他掀开门帘进到了里屋。

    屋子里隐隐有一股中药味道,我目光还没适应里面昏暗光线,手一空,包已经被他夺了过去。

    “好东西!不愧是楼少白那里拿出来东西,我土枪果然没得比!”他一下就翻出了那把m196,把包扔回给了我,放手心端了下。

    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刚才把包捏得过紧,这才让他看出了异样。只怪自己经验不够,这才这些老江湖面前一招没过就露了底。

    “人呢?你要我见什么人?”

    我淡淡问道。

    里屋门帘突然被人掀开,露出个年轻女人头。我抬眼望去,整个人一下就懵了。

    我看到了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脸。只不过这张脸现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弱不禁风样子。

    “你你”我仿佛见了鬼般地指着她,吃吃地说不出话。那女人也睁大了一双眼,定定地望着我,惊骇绝对不我之下。

    “池小姐,你身子还没好,回去躺下。”

    我还陷惊骇之中时,身后男人已经一个箭步上前,小心扶住那女人衣袖,轻声劝道。语气与刚才和我说话之时截然不同,满是温存小心。

    池小姐

    仿佛面前突然炸开一道惊雷,我突然明白了过来。

    池景秋!这个女人才是真正池家小姐!

    我被这个认知再次震惊了,还微微张着嘴发呆时候,池景秋竟然甩开了那男人手,猛地扑到了我面前,一双冰凉手紧紧抓住我手,哀声说道:“楼夫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爹找来人。但你能代我嫁进楼家,这大恩大德,景秋没齿难忘。”

    我急忙扶住池景秋,含含糊糊应了句。

    池景秋被那男人再次扶住进去,躺到张炕席上。她不停咳嗽声中,我钻出屋子,站到了院子里那棵老银杏下,整个人还有些晕晕乎乎。

    池景秋和玉堂春私奔被发现遭追赶后,玉堂春逃跑,池景秋跳河不知去向,然后我被池孝林带人给捞出来当做池景秋带回去。真正池景秋到底怎么样了,是死了什么地方吗?我甚至还假设过她会不会和我掉了个个,穿到二十一世纪。现才明白,玄而又玄事情只发生我身上。

    “我偶然救了池小姐,她呛水伤了肺气,养了多日还不好”身后响起了那男人说话声,我回头。

    很我就明白了一切。池景秋跳河,命大抓到根浮木,随水冲到了下游,淹死时候恰巧被这男人所救,带了回来。池景秋起先不肯吐露身份,无意从这男人带回来一张用来包麻油饼报纸上看到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