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流氓俊娘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馆子是“富玉春”专卖酱鸭十道吃法,进的酒也是城里数一数二的,而重中之重是,这家大馆子“太川行”持股不少,肥水不落外人田啊,既然宴客作东,选在自个儿地盘当然划算些。

    穆容华尽管不想承认,但眼下她所处态势,确实颇符合“丑媳妇见公婆”的局面,既然早见晚见都得见,所以

    牙一咬,头一用,就欣然前往吧!

    龙潭虎穴都得闯,原想来个“单刀赴会”她把气嘟嘟的宝绵丫头都遣回穆家不让跟来,不过想挡下珍二爷根本不能够。

    今儿个“富玉春”一楼大堂依然来客满座,而二楼的八间雅轩却仅开了最宽敞、最亮堂的“璧玉轩”用来招待贵客。

    贵客甫进永宁就被迎了来,此时轩内那张足可坐下十二人的花梨木圆桌上仅摆着小红炉,炉上煎着香茶,大开的方窗能将外边热闹景象尽收眼底,亦能迎进初冬略凛的风,让近午清亮透寒的天光颇诗意地镶着半身,镶出极好看的身影。

    只是当那道闲适立在窗边的身影回转过来时,那人仍是极好看的,至于诗意诗意在瞬间蒸腾消散,徒留“湿意”

    珍二爷觉得背上一片汗湿。

    “哟,这不是咱们家二爷吗?许久不见啊。几时回来的?得了空怎不上咱们家坐坐?”游岩秀一身墨绿锦袍,襟**衽处的刺绣十分细腻,在天光照拂下显出那漂亮纹路。他的脸也是漂亮的,俊美到没天理,但他笑了。

    游家秀大爷,笑比不笑可怕,永宁城内众所周知。

    “大哥,我回来了。刚刚进城。晚些就冋家探望禾良嫂子和我那肥娃爱捏。”

    游石珍硬着头皮,绷紧下颚,话中故意提起嫂子,希望能唤起秀大爷一丝丝良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游岩秀轻哼了声,笑笑的杏目忽而移向他斜后方那人。

    游石珍并非刻意这么做,身躯不自觉随着俊美兄长的目光挪移,本能地想把某人挡住,庇护在自己身后。

    穆容华自然是紧张的。

    以往虽跟游岩秀交手多次,但那是在商言商,同行相忌很理所当然,今日则大大不同,她之前带珍二爷见长辈,今儿个换珍二爷带她见“长辈”

    再如何紧张也非胆小退缩的性情,她干脆一步跨前,不亢不卑持礼——

    “秀爷,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原本想休整几日,备齐厚礼再上贵府拜访,但秀爷难得相邀,盛情难却,穆某自当应邀前来。”一顿,暗自调着气息。“今日秀爷若有事欲谈,那就来谈,在下开诚布公,相陪到底。”

    游石珍死死才忍住想一把逮回穆大少的冲动。

    俊美大魔兄之所以设宴“富玉春”一是想杀得人措手不及,二是有意避开禾良嫂子。嫂子与穆大少交情甚好,他原以为有嫂子压场坐镇,场面不至于太难看,实未料及此时连家门都还进不得。

    游岩秀宽袖拂过锦袍,朝他们举步。

    游石珍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强迫自己忍住,高大身躯还是动了,微微地动,随着俊美大魔兄挪移的方位作出微乎其微的转动,仿佛前头来了一只大鹰,而他是战战兢兢忙着护雏的母鸡。

    游岩秀突然笑出,笑音好听到令人头皮发麻,墨染似的发像是被风吹过才扬飞,又仿佛怒发冲冠了。

    “穆大少,咱俩确实也许久不见,你先一旁凉快去,待我先收拾个人。”边道,他突然大步流星抢近,撩袖就往自家兄弟头上猛槌一记,随即开骂——

    “不肖子啊不肖子!混蛋——你说老子怎会生出你这个孽子?!”

    砰!一拳中下颚!

    “娶亲了嘛!嗯!还给老子偷偷成亲!你胆子肥了嘛!吧脆来个白刀子进、青刀子出,戳得你胆汁乱喷,看你还肥不肥?!”

    啪!一拳再中左颊!

    “大哥,噢!痛痛痛,轻点轻点!我成亲!我再成一次亲!席开百桌让你礼金、贺礼收满满,不吃亏!”珍二爷抱头护胯间,绝对不鼠窜,随便兄长乱揍。

    长兄如父,反正他皮粗肉厚被揍得颇习惯,顶得住!

    他边顶边大声嚷嚷,嚷得外头大街都能听见。

    “大哥大哥,我娶穆家大少,我要娶穆容华!噢——”下颚又中招,险些咬到舌头,泪都喷了。

    “混帐——”游岩秀卯足劲再一拳。

    游石珍紧闭双眼正要承受那力道,蓦然“啪!”一声咦,没被揍到?!他挑开眼缝,随即瞪大峻目。

    他家秀大爷猛拳不及挥落,手腕竟被穆大少以单掌狠狠架住!

    “秀爷,君子动口不动手,有话好说。”

    穆容华玉颜罩薄霜,鼻翼微微歙张,幽深眉目直勾勾迎向游岩秀。

    她话说得字字分明,语调沉静,胸内却烧着一团熊熊大火。

    挡得太慢了啊!

    全怪她傻傻怔住,待回神冲上去,她家男人已挨完五、六拳。

    游岩秀似乎也没料到她敢来这一招,窜火的杏目对上她微眯的眼,他鼻子哼哼两声,嘴角勾起美到有些狰狞的笑弧。

    他撤回手,却道:“穆大少难道不知,我不当君子很久了,我是既动口又动手。让你见笑了,我正忙着教训吾家不肖子,揍完他,你我有事再谈。”撤回手,撩撩双袖,像等会儿还要继续揍似。

    穆容华挺身挡着,沉声静气。“不如咱们现在就谈。秀爷想对付谁,直直朝谁奔去就是,不必使这种隔山打牛的招式。”痛得她五脏六腑都拧作一团。

    “噢,那不知穆大少想怎么谈?”从善如流。

    “秀爷不是邀我吃饭吃酒吗?就看秀爷敢不敢与我比拚一回?秀爷若赢,在下摸摸鼻子自个儿滚远,不挡着你揍谁。秀爷若输,再不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