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再恋伤心恶男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像一条无形的线贯穿了这段时间的某些片段,玛丽乔出人意料的善意,玛丽乔为她领来邀请函,玛丽乔希望戴着铃兰胸针出席,还有绊住她,让她出不了门的维修人员。

    是她想太多,变成了被害妄想吧?她重重喘了一口气,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得到的结论。

    就在这时,玛丽乔举着酒杯,转身看到他们这边。

    她步伐滑开如舞步,趾高气昂的过来了。

    蒂珐的第一个念头竟是想躲,可随即想到,何必躲?

    “蒂珐,你来啦?”玛丽乔如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眼神上溜下转,一个劲的打量“你怎么迟到了,还把自己弄成这样?”

    蒂珐委屈叫起“是你叫我去拿这枚胸针的。”她打开掌心,纸盒就握在手中。

    范错为认出,那是那枚铃兰胸针。

    “我?怎么可能!这个派对对错为有多重要,我不是不知道,怎么会支使你去别的地方?”

    “明明是你”“这次是你不对,错为多希望你在场,你却还故意耽搁,真不可取。”

    蒂珐瞠目结舌。“你怎么好意思睁眼说瞎话?”

    “我哪是”

    “不要说了!”范错为切入进来“蒂珐,你先上去休息,这里不需要你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的脚需要冰敷,快上去。”

    蒂珐傻傻的看着他。

    范错为说她不好看,又叫她快点离开,更说不需要她了他不是对玛丽乔戒之慎之吗?为什么反而替她护航?当她们起争端时,范错为为何没有站在她这边?

    玛丽乔得意的说“接下来是上台时间,错为,不要耽搁了表演。坐办公桌有什么了不起?艺术才是有钱求不得的天分呢!你大妈他们等着看,儿子,你得帮我长长脸,让我扬眉吐气才行。”

    蒂珐噤口。

    她的猜测是对的,这一切是玛丽乔蓄意而为,为了在范家人面前耀武扬威。

    她想当一回名正言顺,独一无二的女主人,她不想再顶着老太太,老是出不了头。为了这,她使出卑劣手段,让她赶不上这场派对。

    其实,只要派对是成功的,她不介意锋头被抢走。

    比起那,更令她惊恐的是,玛丽乔居然这样算计她!前些日子,她摆出无论什么都愿为她着想的模样,下午在饭店房间里,她还精心为她整理仪容,宛如她不曾有过的母亲。她刻意营造一种气氛,一种想象,让她误以为她想弥补与范错为之间的母子亲情,让她误以为,两人连手起来,可以成为很棒的团队,一起当范错为的后盾。

    结果,她来了一招阴的。

    蒂珐意识到,她的疏忽与大意,不只让自己没赶上派对,也拖着范错为承受玛丽乔的任性,还有范家人。玛丽乔可不是个低调的人,当她得意时,想当然耳,会让那些眼中钉非常难堪,她是会在对手坟上跳舞的女人,何况夺走这场派对的女主人之位,对她来说,是多么值得宣扬的胜利。

    她看到老太太走到门边,看着他们三个人,神色复杂。

    到底一个人的心机要有多深,才能做出这样的事?

    一阵反胃的感觉往上冲,不行,她快吐了——

    她踢掉脚上的高跟鞋,往最近的洗手间跑去。

    派对结束了。

    送走最后一个宾客后,范错为上楼,准备回饭店房间。

    之前服务生回报过,蒂珐拒绝医生靠近,也不让人处理脚踝的扭伤,因此他要了冰敷袋、止痛药、急救箱,打算亲手照料她的伤口。

    打开门,啜泣声间歇传来,循着声音,他来到卧房。

    蒂珐缩坐在床边,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她哭过了,脸上泪痕斑斑,看见他,新的眼泪又滚下来“阿为,对不起。”

    “先不说这个。”他将东西放在床边,一**坐在地毯上,握住她的脚,往自己拉来。

    那双白嫩嫩的脚丫被他捧在掌心,他仔细检视着,扳移她的手劲相当轻柔,蒂珐忍不住又掉了眼泪。

    看得出来,这一天她非常不好过,被甩在一边的那双黑色鱼口高跟鞋极为好看,却也相当磨脚,她的脚板被勒出痕迹,脚踝后擦破了,脚趾也起了水泡。不过幸好不是大碍,她会痛得难以走路,但几天后伤好就没事了,倒是肿起的脚踝有点麻烦。

    她吸吸鼻子,试着挤出一抹微笑“如果不考虑我不在场,派对其实挺成功的,不是吗?”

    他先把冰敷袋覆在她的脚踝上“对我来说,它很失败。”

    她的笑容瞬间消失“没那么差吧?我听服务生说,宾客都挺高兴的,不是吗?从这个角度来看”

    “你不在那里,就是天大的失败。”他淡淡的说“这种事,我不打折扣,无所谓角度问题。”

    她懊悔的低下头“对不起。”这句道歉,既是为了她搞出来的事,也是为了此时的插科打谭。

    他不想追究,至少此时不想。“你站得起来吗?”

    她撑起来一下“有点难。要做什么?”

    “让你去洗澡,洗完才能上药。”

    换做任何时候,不管他要她做什么,她一定照做,不让他心烦或增加麻烦,但这一刻,她需要他的安慰,非常需要。再者,她也不喜欢他话中那隐隐将两人区分开来的意味。

    第一次,她不伪装坚强,情愿无能“我站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