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岸-上-的-鱼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唐代诗人杜甫诗赞河曲马:"十披双耳俊,风如四蹄轻”当今天的河曲马只能在黄河上游的草原上形单影只,朝着天边的夕阳悲鸣时,我们是否还能召回那段曾经叱咤沙场的辉煌岁月?

    河曲马亦称乔科马,是我国三大名马(内蒙古三河马、新疆伊犁马)之一,在甘肃玛曲县、青海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四川若尔盖交界的黄河上游第一河曲处繁衍生息,故得此名。据史料记载,河曲马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古羌人大多是游牧族,逐水草而居,在黄河九曲之地培育出了这良种马。河曲马繁殖性能好,遗传性稳定,性情温顺,气质稳静,对高寒多变的气候有极强的适应能力,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骑乘,行走自如,长途骑乘可日行40—50km,特别善长走沼泽草地,在各地农牧民中相当受欢迎。

    当战争乌云开始笼罩着当时的人们,战车加士兵的作战模式是笨重而愚昧的。直到战国时期人们终于寻找到了一种能够弥补人类耐力和速度缺陷的动物作为战争工具,那就是马。从此训练有素的马匹开始陪伴人类南征北战,而有着高大的身躯、油亮的皮毛、强壮有力的肌肉,再加上耐湿热、抗严寒、意志力坚强的河曲马开始成为战争的英雄。从秦军当年在羌人那得到大批量河曲马,运用军事,训练组织了强大的骑兵部队,建立第一个统一的中国,到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中河曲马凭自身超强的耐力把战士们送到制高点,成为取得胜利的决定性因素。河曲马被写进中国的战争史。渐渐地我似乎觉得河曲马已气势逼人的,掀起了滚滚的尘土,踩着震耳的踢踏朝我呼啸而来,嗖的奔腾而过,越来越远冷兵器时代结束了,冷兵器时期的战争英雄开始没落,冷兵器的寒光无法抵挡,从光芒四射到自哀自鸣,那深沉的悲凉只能在喷喷的鼻息中残喘旧时的峥嵘岁月。

    第一次看到马群是在九寨沟。占据了几乎半座山的马,在晃晃悠悠的供游人骑着,忽的心里就一阵揪心的痛,至今都那么清晰,像有一滴眼泪长在了心上。靠近它,抚摩它的头,它的背,瘦骨嶙峋,皮包骨的模样,像资本家压榨下的包身工。回想起来有一种愤怒,壮年时候的马在拼搏自己的火热后,老了的它们还必须扎干身体内的最后一滴血泪,为了人类对它们的贪婪索取。当我凝视那风烛残年的老马时,我竟看见了它眼中的泪花,然后就模糊了,是它的眼泪还是我的眼泪?九寨沟的马与若尔盖的马遥遥相望

    如今的河曲马没有了当年的风采,又回归到战国之前,沦为负重载物的工具;河曲马场杂草丛生;河曲马管理所锈锁紧闭、风雨飘摇,那里的管理员早已下岗,只是偶尔到这里来纪念,心中依然有着对马的炙热情感。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对马有那样的感情,以至于我在这里写下了对马的怀念。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对河曲马有那样似曾相识的情感,以至于我无法接受河曲马如不加以保护便即将灭亡的宣告。

    黄河上游的草原上,蓝天白云、绿草清溪,千年以来亘古不变,只有河曲马的踢声还在朗朗晴空回响。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