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爱的反方向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和你的宿命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如果要用仇恨交换被奴役的离愁,那么我会双手奉上我的生命。

    六合,渡邪魔。七载,火珠现。

    颖桑历千年,战火不断,烽烟四起。九族大地上火焰不断蔓延着,焚烧着,黑暗之光随邪恶一直匍匐翻涌着,千秋万世。

    我在黑暗中,被错缀成了白色。

    九百多年前,我告诉若羽,我要主宰一切邪恶的力量,成为君王。魔焱花在我身边一直娇艳地盛开着,黑色的花瓣绽开,飘落到我白色的头发上,若羽的嘴角轻轻翘起,勾出一个美丽的笑容,她伸手拈起我头上的一片花瓣,轻轻印在她的唇上。她问我,哥,你可不可以放下这些?我告诉她说不能。她说,哥,这些在你心中难道比一切都重要吗?我说,是的,那时我就会拥有一切,一切,你知道吗?她没有说话,我指着正前方很远很远的那一座宫殿告诉她,若羽,看到了吗?将来我会把它送给你。那是燕殇族兽人部落的宫殿,在九族大地上居西而落,和颖桑族魔嫣罗宫殿一样的雄伟壮观。若羽看着我,只是笑,很勉强的笑容,我看得出来,她的笑容里藏有说不出的难过,若羽从小就是个忧伤的孩子。

    历时一二九年,九族一分为二,燕殇居西,颖桑居东。

    九族大地上,黑暗被断裂,西方黑暗界被燕殇兽人统治,东方黑暗界被颖桑邪魔统治,火光不断在九族大地上燃烧,冲突,然后被黑暗吞噬。

    颖桑,我在魔王腊邪之下,封地东南。

    白羿问我,决裔,你这次征战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说不知道。她说,决裔,我会在这里等你的。我转过身去告诉她,白羿,你要等的不该是我。白羿没有说话,阳光洒进她清澈透明的眼眸中,遮住了她看我时衰伤的目光。白羿伸手拉住我冰冷的左手,温度通过她的手心一点点传送过来,她说,决裔,带我离开。我挣开她紧握的右手,告诉她说,不,我要的不是这些。白羿苍白的脸上划上了一层风雪,她纤细的指尖顺着我的手臂一点一点往下滑落,我感到了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慢慢的慢慢的如锦幕般的包容了我。风吹过,白羿紫色的发丝如烟花般绽放开来,覆在了我苍白的头发上,我伸手擦去她流下的泪水,很温柔很温柔。我告诉她,白羿,此生你我无缘,来世我会亲手续上。说完我离开了她,难过从空气中一阵阵涌现出来,眼泪如罗纱般遮住了我离去的视线,我的长发在身后一直飘,一直飘,黑色无穷无尽地蔓延着,掩住了我脚下印在泥土上悲伤的痕迹。然后我听到白羿的声音,她说,决裔,白羿生生世世永不负你,生生世世

    四百年前,白羿告诉我说她爱我。我只是笑,我对她说,白羿,我要的不是这些。然后白羿嫁给了腊邪,颖桑族黑暗魔王。白羿告诉我说腊邪很久很久就爱她,我笑着告诉她,好啊,那我祝你们幸福。那一年魔焱花很早就凋落了,黑色的花瓣被我一片一片都染成了白色。

    历时九七六年,腊邪带领颖桑攻打燕殇。

    混战。黑色无边无际地蔓延着。

    时间被火光无情地烘干,邪风一阵阵吹过,带起我如烟般长长的头发。八百年金戈不断,我奏着无音的泪痕琴,一次次,等待着流光,毁灭着与日俱长的冰冷的思念。号角此起彼伏,一次又一次随黑夜割断黎明。退。退。腊邪再也没有了雄心,这是第三次进,也是第三次退。

    兽人首领角舞站在城楼上,望着我们一点一点退去,风吹起他黑色的战袍,高大威武的身影显得冷峻而孤独。我回过头,看着黑暗一点点模糊了雄伟的独角宫殿,我就会看见自己的影子,苍白得无以复加。

    角舞,燕殇的守护神。

    颖桑与燕殇的界河落泽深海,是九族大地上唯一不受黑暗遮蔽的空间,水面常年烟雾缭绕,阳光绰绰影影地伴着几座珊瑚岛,美丽如同仙境。在那里,我遇见了季穸。

    四月,我嗅到了初夏的第一缕阳光。光芒温柔地照在我苍白的头发上,刺得我眼睛微微发痛,我抬头久久地凝视天空,多少年没来这儿了?八百年了?不,我记不清了。风将我长长的衣襟吹起,我单溥的身子在风中不断飘飞,飘飞,一如空气中微茫的尘埃。我闭上眼睛,泪痕琴在指尖匍匐着游走,一层层冲破我身体上覆盖的黑暗,邪恶在光明之间不断破裂,颓毁。我告诉自己,决裔,你要

    我睁开眼,然后我看到了季穸。一龚白衣,那样的纯净,那样的一尘不染。阳光稀稀疏疏洒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如落花般好看。她笑,嘴角轻轻浮起,她说,决裔,决裔,这是你的名字么?我说是的。她问我,你是什么人?我告诉她我是颖桑邪魔。她说她的名字叫季穸。我看着她,没有说话。风吹过,她长长的头发如烟花般散开,褶皱碎丝的裙摆轻轻荡起,一如仙女般的美丽。我问她,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她笑,她说,决裔,你看,我是珊瑚幻化而成的,这里就是我的家,我还是。嫁给我吧。我打断她。她静静地看着我,说,决裔,你是好人么?我笑,我说,我是邪魔,不是好人,嫁给我,我会一生一世保护你,用我所有的生命,季穸。她勾起嘴角,一抹浅浅的笑容浮现了脸上,安静得如同深夜弯弯的月牙儿。漫长,漫长,时光像是无穷无尽地蔓延着,伸展着,一瞬间却发白了我飘起的双鬓,我听到阳光静静舒展的声音,慢慢的慢慢的包容了我。她俯下身,轻轻亲吻了一下我的左手,很温柔很温柔。她说,决裔,你会等我么?我点头告诉她说会。她说,决裔,决裔,你要记得。说完她便如同珊瑚一样绽放开来,很美很美,然后她湮没在了珊瑚岛上。我眼前只剩下她很远很远的声音,决裔,决裔。那天我就那样的一直站着,一直站着。然后我看到了黄昏,珊瑚岛夏天的黄昏,温柔的如同橘红色的琉璃灯,暖暖的包容着我。泪痕琴,一直奏着,奏着,迎着我飘起的衣角。滚烫的眼泪从面颊上滑下,打在了最后一根弦上,竟是那么的炽热,艳丽。我笑了,看着千万年满身的孤独,那么轻快,那么固执。

    九族,历八荒。七载重现,六合浴火珠。

    七载,伴随着冰冻的思念,无言的拉上。流光一次次划过我苍白的面容,孤独如同前世的回忆。火珠重现,带着我日夜的离愁。那一刻,我看着自己发白的双鬓,流下了眼泪。

    七载重现,带着千万年古老的传说。光明照亮了整个九族大地,颖桑和燕殇的呼喊和朝拜之声响彻云霄。每一个人都知道火珠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感到了火珠的力量,一如传说中它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但谁也不知道它将会出现在哪里,会被谁所有。颖桑由腊邪把持着,燕殇由角舞守护着,他们都在祈祷,寻找着神的力量,因为他们都要守护一切,因为他们都要攻占一切,所以他们想要得到力量,神的力量。腊邪分派东枭,南麟,西魇,北觖四将守候着颖桑,感应着光明的气息。而我却一直站立在风中,看着自己身上的黑暗一点点消散,然后汇聚。我在等待,等待着流光,千万年一逝即过,我却一直在等待,我知道它会是属干我的,一切都会是属干我的。然后我看到了魔焱花,黑色的花瓣展开,轻轻的亲吻了一下我的左手,邪恶从花瓣中汹涌着穿进了我的身体,很温柔很温柔。我告诉它,只有你才懂我,千万年,只有你一直在陪着我,只有你,你知道吗?我俯下身,轻轻亲吻了一下黑色妖异的花瓣,然后我看到它缠绕的枝条轻轻伸开,如同绸缎般缠绕着牵起了我的手。我随它一直走着,走着。然后我看到了落泽深海,九族大地上的界河。我感到了很强很强的光明,如锦幕般塞满了我的胸膛。千万年我身上铺满了寂寞的伤痕,在这一刻全部都进了开来,如火花一样一直蔓延着,蔓延着。我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碎裂,火焰在光明中不断碰撞,冲突,摧毁着一切弱小的力量。我睁开眼,然后我看到分散在九族大地上的光明瞬间纠结到了一起,刺眼的光芒消散,融化了一切。烈火从落泽深海底不断升起,升起,然后我看到了火珠,我等待几世的火珠,如同太阳般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