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悲情小子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岭南的丘陵沟壑纵横,千锤万凿,一切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这里人烟稀少,逶迤屈曲的山路上走着两个人,一老一少,一前一后。老者的肩膀上挑着两箩地瓜,上下飘动,并有节奏地发出吱吱的声音。少者在老者身后屁颠屁颠地跟着,衣服已然不合,在他身上都成了七分裤和露脐衫,大大小小的洞眼旁若无人地张望着这个世界。传说中最潮的衣裳也不过如此。

    老的有67,少的才7岁。

    “爷爷,地瓜卖完了可以吃糖葫芦吗?”少的战战兢兢,内心却无比渴望。

    “好。”老的笑着说。

    少的也笑了。担子吱吱地响。

    “爷爷,我累了。”少的拖着沉重的双腿。

    “再坚持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少的说:

    “爷爷,我想撒尿。”

    老的顿住说:“去吧,去河边。”

    他们来到岸上,老的正要喝水又喝住道:“到下面去撒!”

    少的刚想跑出的尿又被吓了回去,跑到下游撒了,柱形的焦黄液体如河水般滔滔不绝。

    完后跑到爷爷身旁喝起水来。

    “爷爷,那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只见几块黑黑的东西静静地躺在清澈见底的浅水河中。

    “什么?”

    “就是那些比蚯蚓黑,比蚯蚓粗短的东西。”

    “哦,那是蚂蟥。”

    “蚂蟥?”

    “它们的生命力很强,像你的爹妈一样。”

    “它们就像我的爹妈?!”

    “嗯,就算大卸八块它们也能活。”

    少的眼睛亮了。

    “哈哈,我的爹妈就算大卸八块也能活!”

    老的沉默。

    “那它们怎么样才会死呢?”

    “用尿。”

    少的蹦起来大喊:“完啦!河里的蚂蟥死光光啦!爹妈都死光光啦!”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上面的没死,下面的全死啦!”

    老的挑了担子走起,又吱吱地响,少的屁颠屁颠地跟着。一前一后,一老一少。

    少的叫狗儿,今天是他上学的第一天,昨晚爷爷对他说:“一个人去学校敢吗?”狗儿拍着胸膛说:“敢!”

    爷爷坐在屋子的破竹椅上,若有所思。太阳日出东山,光辉在他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似乎再加上几刀就可为不朽的成品。他家徒四壁,泥房里只有一张几块木板搭起的床,和一个黑不溜湫的灶头。古老的钟摆在他头上左右晃动,滴答声传遍整间屋子。

    他听着这钟声,已经记不起它的源头。印象中有五六年了吧,好像是。那是别人送的,他说。为了要知道更确切的时间,他苦思冥想,唉,人老啦,不中用了。哦,对了,当时他就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还说,都这么老了还要钟干什么。那时候狗儿出生了吗?嗯,出生了,记得还抱着他指着钟摆说:“看,会动的。”滴答,滴答,滴答。第一次听到这声音是什么时候,应该是抗日那会儿吧。当时我还跑到别人的屋檐下,对了,我在干什么?不记错的话是去朋友家喝茶了,他家就有这么一个钟。回家的路上天空响起凄厉的叫喊声,说是什么警报,全街上的人像热锅里的蚂蚁那样乱跑乱钻,我还被撞了一下,当时我才几岁?嗯,二十几岁那样子,啊,年轻真好,换作现在骨架早散了。人潮涌动,屋檐也越来越挤,我想这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吧。对,当时就是这么认识秀英的,她穿着一身旗袍,长着一头短短的秀发,好看极了。显然她不是无家可归之人,在人群里中显得格外耀眼。

    他抽起了烟,大竹筒似的烟杆身上喷出了黑雾,咕噜咕噜地响着,清晰而诱人。他突然辛苦地咳嗽,好像是被呛到了。眼睛也被烟气熏出了泪水,竟然越聚越多,一眨眼便跳了出来。他哭了!他曾多少次为秀英而哭,他轻轻拭去泪水,仿佛看到了秀英为自己揩去眼泪。这是人生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但他永远也得不到了,永远也不会有秀英这个人为自己擦眼泪了!我看到秀英后便与她搭讪起来,原来她是一名知识女青年,并积极地投入到抗日的斗争中。我即为她那颗热情满腔的爱国心所感染,后来更深深地爱上了她。她说了,如果我去入伍便嫁给我。当时我二话不说便当兵去了,哪想过有什么艰险。原来生命在爱情面前会显得如此脆弱。抗战胜利后,我和秀英喜结连李,再一年,胜利就出生了。可没想到胜利才一两岁,秀英就遭遇国民军的杀害。我后来那几年是怎么度过的?夜夜哭天天嚎,胜利都快被我吓坏了。头上的钟“叮”地一声,整点了。这钟是怎么来的?对了,就是那位朋友送给我的,他说现在都用石英钟了。就在狗儿出生一年后,到现在都六年了。这六年里,胜利也不在了。没想到我是儿子的爹,也是孙子的娘。

    胜利也已经走了六年啦!

    他一直没告诉狗儿爹妈都去了哪,只说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胜利是怎么死的,犯了法被枪毙的!凤云呢,没死,改嫁了!再也没回来见过狗儿一眼,权当她死了!可怜的狗儿啊,才一岁就没爹没娘的,自己苦一点没关系,但他还这么小,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顿然他又老泪纵横,唿吸唿吸地抽起烟。

    夜晚,星斗满天,简陋的屋子里透出微弱的光亮。一盏小小的煤油灯静静地躺在布满灰尘、缺口朽烂的木圆桌上,谁能想到就是这么张不堪入目的残桌伴着爷爷走过了三十个年头。灯芯上的火苗隐隐跳动,一群小小的米蛾闪闪烁烁。

    “狗儿,把灯灭了吧。”爷爷已躺在床上。

    狗儿一跃而起吹熄了灯,摸索着滚上了床。

    万籁俱寂,蟋蟀唧唧地叫着,突然蛙声泛起,组合成一曲华美乐章。

    “狗儿,睡着了吗?”

    “没,爷爷。”

    爷爷他叹了口气问:“你觉得生活苦不苦?”

    “不苦!”

    “好!”“我要像爹妈一样,像蚂蟥一样,有着很强很强的生命力!”

    “好!”空气顿时变得轻松而又凝重,静谧而又严肃。

    “爷爷。”

    “嗯?”

    “昨晚我梦到了我的爹妈。”

    “什么?!”爹妈早死了,哪里来的记忆?

    “我梦到手臂有两条蚂蟥,我的爹妈变成蚂蟥来看我了。”

    爷爷叹了口气,无语凝噎。在黑暗里他看不到狗娃的表情,但他此刻一定很开心。

    又沉默了片刻。

    “狗儿?”

    “狗儿?”

    爷爷布满血丝的双眼仍然张着,像即将陨落的星星,黯淡无光。

    翌日,日上竿头。

    “他们不是!他们不是!”狗儿边喊边哭着跑回家,路人闻之无不哀戚。爷爷正在田间劳作,听到狗儿的哭声赶紧跑上来问:“怎么了?”

    狗儿忽然抱紧了爷爷,哭得更厉害了:“他们不是!他们不是!”“不是什么?”爷爷惶惑。

    “他们不是吸血鬼!爹妈不是吸血鬼!蚂蟥不是吸血鬼!”狗儿找到了一个依靠和支持者,于是哭得更放肆了。

    爷爷一时语塞。

    “爷爷你说,他们不是吸血鬼!”狗儿的眼睛哭得红肿,让人目不忍视。

    “好了好了,别哭了。”爷爷拍着他的后背,抚慰道。

    “你说,他们不是吸血鬼!”他突然停住了哭声,在等待爷爷的答案。

    “他们当然不是,你爹妈能是吸血鬼吗?如果是那我不也是吸血鬼吗?”

    狗儿听了破涕为笑:“对对,我爷爷不是吸血鬼,所以我爹妈也不是吸血鬼。”

    爷爷微笑着,微笑地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蚂蟥呢?”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说:“当然也不是!”于是笑着飞奔出去。

    一个美丽的黄昏,暗香浮动。狗儿站在山坡上唱起了山歌,歌声飘得很远很远,所及之处都有人为之伫足倾听。烟销日落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这是一种何其美妙的意境。狗儿终于不唱了,就地躺在草坡上叼着狗尾巴草,悠哉游哉地看着绮丽的彩霞,还有柳梢上的月色与夕阳。

    他觉得,一个是妈,一个是爹。

    他知道,爹妈都到天上做神仙去了,那妈妈一定是做了月神,那爹就是太阳神。

    爷爷说,爹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永远也不会回来。

    老师说,人死了,就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永远也不会回来。

    “那去了哪里呢?”狗儿问。

    老师指了指天上,他才知道,原来爹妈是去了天上做神仙。

    此后,狗儿特别害怕夜晚的降临,太阳没有了,如果连月亮也不见怎么办?每月十五他都跑出来看月亮,他知道这一刻肯定不会失望,看,妈妈又圆又亮。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