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谁都有秘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当一切都过去了之后,你才会发现,生活中的美好,其实是那么令人心颤的值得珍惜……

    1。 解剖惊魂

    再诡怪的事都有可能在医学院发生。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红十字医学院男生宿舍楼早熄了灯,突然对面近百米外实验楼方向传来了一声尖厉的惨叫声。

    那叫声太过尖厉了,整栋男生宿舍楼都听到了。平日里,小伙子们也常有喜欢恶作剧的,所以刚开始大家虽然一惊,却以为又是哪个人在装神弄鬼,还有人笑道:“又是谁在‘诈尸’,这小子学得还真像……”

    话没说完,第二声惨叫声突然又响了起来,这一次的声音格外长,分明是从实验楼里传过来的—那个实验楼本来是学院专门为进行解剖学研究才盖起来的,一向有点阴森森的味道。

    整栋男生宿舍楼里的人不由得都骇然色变:“谁,这是谁的声音?”

    有人颤声道:“好像是守尸房的老白。”

    老白是个古怪的老头儿。也难怪,标本尸体房里把门的人难免都有点怪异,一年到头都难得听到他说几句话,大家跟他打交道,也只有是在去尸房提标本尸体时跟他对上两句,他的声音总有一种让人难忘的特异,像哑了嗓子的猫头鹰似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难道今天的夜晚和平时不一样?

    这么晚了,确实还有一个人在实验楼的解剖房里加班,这个人就是医学院的副教授赵凡宇医生。赵凡宇今年三十岁还不到,却已经因为教学和科研上的出色成果,在医学院里赫赫有名了,最近他手里又有个研究项目正在吃紧阶段,所以特别忙,偏偏他的助手小雪身体又不适,请了三天假,所以今天晚上他一直忙到十点钟才刚刚吃完晚饭,碗一丢就又去了实验楼。走进解剖室,他照例电话通知老白送一具新的标本尸体来,然后就换上无菌衣,戴上塑胶手套,认真做着解剖前的准备。

    老白是既管标本尸体房又管实验楼的门卫,接到赵凡宇的电话,他就推着安放标本尸体的移动车到解剖房来了,他的腰间晃荡着一大串实验楼里各个科室的门钥匙,它们互相碰撞发出“嚓嚓嚓嚓”的声音,在空空的楼道里争先恐后地响着,传进解剖室,让赵凡宇觉得身上冷飕飕的,有那么一点怪怪的感觉。

    不过赵凡宇一向不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学说,所以很快也就释然了,待老白把标本尸体车推进解剖房,他冲老白笑了笑,道了声“辛苦”。老白那张苍老的脸礼貌地回了他一个微笑,可给赵凡宇的感觉是,老白今天的这个笑比哭还难看。

    赵凡宇把标本尸体从尸车移上解剖台,他今天要做的是胸外科解剖,他之所以这么用心地做这项研究,除了教学和科研的需要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三年前他深爱着的女友林绮突然被一场肺部病变夺去了如花的生命。这也是赵凡宇如今事业有成而依然独身的原因,他发誓一定要把这个堡垒攻克下来,否则对不起死去的林绮。

    他心里默默地念着“林绮”的名字,定下神来,就掀开了标本尸车上的罩单。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四肢修长,面目清秀,身上还带着一股冷库里的寒气。赵凡宇按照惯例打开解剖台上的一个开关,固定了标本尸体的手足,然后就拿起电锯,准备锯开标本尸体的肋骨,做胸内解剖。

    赵凡宇果断地按下开关,当电锯的锯刃向标本尸体的胸腔猛锯下去的时候,突然一股殷红的鲜血喷溅出来。赵凡宇大吃一惊:作为标本尸体,身上的血都应该是近于半凝状态的,怎么会有鲜血喷溅出来?他立刻将手里的电锯停了下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他吃惊地发现,在已经被锯开的标本尸体的胸腔里,一颗鲜活的心脏居然还在“扑扑扑”地跳动着!

    2。 抢救无效

    赵凡宇心里惊叫了起来: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自己怎么会解剖了一个活人?

    可那心脏是真实地在跳动着的。

    赵凡宇慌慌张张地打电话叫来老白,口齿都有些不清了:“这是怎么……尸体是活的?”好一会儿,他才突然觉得这不该是着慌的时候,于是立即又拿起电话打学院保卫科。打完电话转过身来的时候,却见老白正木木地站在手术台边,颤抖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片刻之后,老白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吓得“啊”地尖叫了一声,脸色变得灰白;又过了一会儿,大概他才刚刚想到这事儿应该有他自己逃脱不了的干系,惊恐得“啊—”发出了第二声惨叫,疯了似的就要往尸体身上扑去。

    赵凡宇一见这情景立即拉住了他,并且立刻打电话急呼助手小雪赶来。随后,他让老白坐在一边,自己开始了对这个所谓的标本尸体的急救—不管是怎么回事,就当活人先抢救再说。他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居然连活人死人都没辨别清楚就动了手,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再当医生?

    实验楼的走廊里,脚步声越来越多,保卫科的人首先赶到,随后各科相关医生也来了,氧气瓶、呼吸机等各种急救仪器都调了过来,人人都为这个闻所未闻的变故慌了手脚。

    足足忙了三个多小时,赵凡宇一直没有从手术台上撤下来,这多亏了他的助手小雪。尽管小雪刚进来时也吓得惊叫了一声,但如果不是她及时赶到,一直坚持站在赵凡宇身边默默配合的话,赵凡宇是无论如何也支撑不住的。

    能做的努力都做了,可那个错当标本尸体的小伙子最终还是不治而去。赵凡宇神情疲惫地从解剖台上下来,独自走到实验楼走廊尽头的窗户前,呆愣了半天,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这时候,从他背后伸过一只手来,给他递上了一支白塔烟,赵凡宇不用回头也知道,此刻站在他背后的一定是小雪。

    赵凡宇转过身来,怔怔地抬起头,看到小雪的脸上也有因惊恐劳累而带来的苍白,可唇角还在勉强地向他微笑着。小雪安慰赵凡宇说:“赵医生,这不能怪你,你也是无心的。我想院领导不会过于处分你的。”

    赵凡宇摇摇头:“可是,那是生命啊,我永远无法原谅我自己!”他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伤痛,随后低下头去,埋起了脸,终于肩头忍不住耸动起来。

    小雪站在他身边有一会儿,忽然伸手轻轻抱住了他的肩膀。这么多年,小雪从来没有看到这个男人哭过。

    好一会儿,赵凡宇才平静下来。他似乎有些难为情,轻轻推开小雪,低声道:“谢谢你。”小雪想说什么,颤抖着嘴唇,欲言又止。

    赵凡宇惊愕道:“小雪,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小雪看着赵凡宇说:“我……我有些害怕。赵医生,你不觉得,那个人长得很像陈健?”

    陈健?赵凡宇一想:对呀,记得自己刚看到尸体时,曾经有过一种奇怪的感觉,原来是眼熟!没错,是像陈健。

    陈健是小雪半年前经人介绍认识的男朋友。可陈健又是赵凡宇和小雪之间的尴尬话题,因为几年来,虽然小雪从没向赵凡宇表明过什么,但赵凡宇知道,她其实一直在默默地暗恋着他,只是赵凡宇一直无法从林绮的死亡中解脱出来,也就装着毫不知晓的麻木样子,没有对小雪表示过什么。小雪其实是在对赵凡宇绝望之后,才与追了她半年的陈健好起来的。

    学校向警方报了案。

    3。 双生因缘

    其实那死去的小伙子不只是像,简直活脱脱就是一个陈健的翻版,第二天,赵凡宇见到陈健时,心里不由就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以前,赵凡宇曾远远地见过陈健几面,不过都是从办公室的窗户里看到他在楼底街角来接小雪下班,今天算是头一次面对面,因为陈健听小雪说事故中的这个人像极了他,就硬是要小雪带他来看看。赵凡宇发现陈健是个很阳光很帅气的小伙子,看到他时就想起昨晚一个同样年轻的生命在自己手里结束,心里就涌起丝丝的痛。赵凡宇怔怔地望着眼前这张年轻的脸,甚至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陈健显得挺善解人意地劝慰赵凡宇说:“赵医生,你也不用太难过了,这只是一个意外,谁会想到推到解剖台上来的会是个活人呢,听说死者在这之前其实就已经被人下了药的?”

    确实没错,医学院著名药理学教授高博士根据赵凡宇讲述的事发全过程,断定死者一定在上解剖台之前就被人下了巴比妥一类的药物,那剂量足以致命,并让人先处于假死状态。

    陈健十分好奇:“赵医生,小雪说死了的那个人跟我长得很像?你们可不可以让我去标本尸体房看看那个人?就看一眼!”

    这应该没有什么不可以呀!赵凡宇点点头,他让小雪陪他去,他自己今天一直头很疼,脑子里一幕幕都是昨夜解剖时的情景。

    标本尸体房门口有人守着,不许闲杂人等进入,陈健不甘心离去,就在门口等着。大概没多久,法医现场已勘验完毕,尸体被推了出来,谁知陈健只看了一眼,就惊叫起来:“陈康……哥!”然后,整个人似乎都被悲痛压垮了下去,跌倒在地上。

    怎么这件事真的与陈健扯上了关系?站在旁边的小雪惊呆了:认识到现在,从来也没有听陈健说起过他还有个双胞胎哥哥呀!

    这倒用不着再费心去调查死者的身份了,刑警们让陈健在一边等着,好一同去公安局做笔录。小雪喃喃道:“怪不得,我说怎么会那么像!”

    陈健浑身颤抖,哽咽着说:“我和我哥从小不和,他初中没毕业就离开家了,头两年还有音讯,后来就断了消息。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他。”

    赵凡宇闻讯赶过来,自责得恨不得抽自己耳光……

    这时,老白被从里面带了出来。毫无疑问,警方怀疑这个案件跟他有关,因为尸体是他送的,标本尸体房里除了他有钥匙,别人谁也进不去。

    只见老白低着头,满头的白发在透过实验楼大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里显得特别刺眼。走过赵凡宇他们身边时,陈健忽然抬起了头,恶狠狠地盯住老白,哑着嗓子愤怒地叫道:“你,你终于杀了他了!”

    刑警看到案件的关联人居然认得老白,立即追问道:“你们认识?”

    陈健顿了半晌,低低地回答了一声:“他是……陈康的父亲。”

    陈健为什么不说老白是“我们的父亲”?

    陈健的回答让站在旁边的小雪和赵凡宇都吃惊不已: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父子关系啊?

    赵凡宇不由担心地看了小雪一眼。

    4。 父子危情

    这个案子有着太多的谜团。

    刑警们已基本确定赵凡宇跟这个案子没有太大的关联了,如果一定要说他有什么责任的话,也仅仅是出于疏忽。但案件的另一个焦点人物老白,在刑警们的百般讯问下就是不开口,只是将他那双失神的老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就是偶尔开口了,也就那么句话:“他死了?他死了?我杀了他?我真的杀了他?”整个人似乎精神失常了似的。

    关于老白和陈康、陈健之间,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是由陈健提供的:陈健和陈康都是老白的亲生儿子,可从出生那一天起,因为生母产后大出血突然去世,他们兄弟俩就被送给一户陈姓人家收养了。这么多年来,陈健从来没有主动回去找过老白,虽然知道有这么一个生父的存在,他也没有回去,他恨老白根本不尽父亲的责任就轻易抛弃了他们。但陈康就不同了,自懂事起陈康反而就凭这一点屡屡找老白要钱。

    刑警们根据陈健的叙述,细察了陈康的案底,发现他从小就是个不良少年,参与过不少打砸抢事件,后来不知什么原因16岁不到突然去了外地,不过据联网调查,他在外面也是好事不做,恶行多多。半年前他悄悄回来找老白,据说是因为日子混不下去,借了巨额债款而被人追杀的缘故,要老白帮他躲过难关。老白这些年省吃俭用却没有什么存款,刑警们推断,可能都是被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给敲诈去了。他们这段父子孽缘外人知道的很少。何况,躲避债权人的追杀,有什么比医学院的停尸房更好的地方?刑警们在老白住的房间里发现了不少陈康生前用过的东西。

    法医的尸检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陈康死前果然服用过致死药物,并且这种药物的残渣,在一个留有老白指纹的杯子里被发现了。

    警方据此推理:老白和陈康父子关系向来不好,相互间都有忿恨心理,这次儿子突然回来硬吃硬住,老白觉得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