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白领情缘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张儒剑不时被剧烈的头痛侵袭,眼着一幅幅画面闪过,时而是孙姿侧卧于床优美的身姿,时而是长毛扭曲的脸,时而是自己肩扛沉重的水泥袋艰难的移动,最后刘菲菲那双充满恐惧、伤心、悲愤、失望种种感情的双眼定格在脑海里。

    他拼命地想说着什么,却一句也讲不出,少女的双眼渐渐模糊,他想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抓不到,头剧烈的痛着,血红,眼前又是一片血红,张儒剑的意识又沉入冰冷的黑暗中。

    张儒剑的意识再次被头痛从黑暗中驱赶出来,他在烈日下赤身裸体的跋涉,身边没有一个同伴,阳光直射在他的头顶,背后火辣辣的痛,头晕目眩,热、太热了,水,他想喝水,伸舌舔着干裂的双唇,没有湿润的感觉,只有剧烈的痛。

    “水,我要水。”他大喊着,双手在喉咙上抓挠。

    忽然一滴温热的水滴在他的面颊上,接二连三的滴落,雨,下雨了,他张开双唇,任雨滴落在舌上,他贪婪的吞咽着,耳边好像有女人低声啜泣的声音,忽有忽无,象从天际传出,听不清,他太累了,他要休息了。

    张儒剑在迷迷乎乎中醒来又睡去,眼前幻觉不断,但女人低声的啜泣声始终都伴随着。

    张儒剑又一次被女人的哭声惊醒,这次不是啜泣,是痛哭,他心里好笑,是什么事哭的这么伤心,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另一个声音吸引,很冷。

    “病人的脑部受到剧烈的撞击,再加上失血过多,目前看虽然危险期是度过了,生命体征正常,但身体很虚弱。晕迷是脑部受损的普遍现象,情况不好说,以后植物人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医生能作的也就这么多,只有等。小姑娘请别这么大声好不好,这里是医院,你会影响到其它病人的。”

    “是说自己吗?小姑娘,难道是刘菲菲?我在哪儿?我怎么了?”他想睁开眼,可眼皮是那么的重,想抬手可连手指也动不了,除了意识分外清醒,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那个冰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对病人多说说话,虽然起不了什么大用。对了,要注意给病人活动身体,要不四肢萎缩,就是能醒过来也成废人了。小姑娘你要是再哭就请出去,还要我说几遍?”

    张儒剑耳边的哭声低落了下来,但听得出是强制压制着,声声哽咽让他心乱如麻,他想挣扎可没有用,身体象木头一样没有任何的感觉。身体失去自由的痛苦让他愤怒了,头痛,头好痛,他又晕迷过去了。

    耳边传来女人温柔的声音“儒剑,虽然你听不到,可我还要说,这些年我早已对生活失去信心了,可你的到来让我产生了新的希望,我一点都不后悔我当初的选择,你知道我是多爱你吗?”女人的声音颤抖了“我希望我希望不是你,而是我躺在这里”女人说不下去了,呜咽起来,脸贴在张儒剑的脸旁开始哭泣。

    张儒剑感觉脸颊上温热的水珠滑落,是孙姿,是她,他多么想把女人抱在怀中,爱抚,可他却不能。他感觉孙姿的哭声小了,脸离开了,一双手擦去沾在自己脸上的泪痕。

    女人的声音又响起:“我不哭,我是幸福的,因为我知道你也爱我,被你爱过就行了,那怕只是那么几天。即使你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我也不会离开你。

    可”女人的声音犹豫了一下“可我还想得到你的爱抚,和你在一起太幸福了。你摸摸,我的脸都红了。”

    孙姿拉起张儒剑的手,用脸颊磨擦着,张儒剑感觉到女人泪迹未干的脸透着火热,脑海里浮起孙姿娇艳的脸。女人拉着张儒剑的手滑过嘴唇,用舌尖轻舔,用牙齿划过,把他的一根手指放入口中吮着。

    “儒剑,你感觉的到吗?我是不是很淫荡?我听人家说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如果你也希望我这样,我就变成一个荡妇,可只有你一个人才能享受。”

    张儒剑内心又一次被震憾了,女人的深情铺天盖地的潮水般涌来,小腹能感觉一股热流,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好像有感觉了,似乎身体不再是木棒一样,他几乎感觉到自己的肌肉可以细微的颤动。

    孙姿没发现张儒剑的异样,她拿着了被唾液浸湿的手指,滑过优美的颈部“儒剑,我的乳房好胀啊,你帮我揉揉啊,我好喜欢你抚摸我的乳房。”

    张儒剑听到悉索的衣服磨擦的声音,随后手被带到了一个温润的肉团,上下摆动,乳尖在手掌心顶着。

    “啊,我的乳房美吗?那天你就是偷看我的乳房,你看,乳头都立起来了,嗯,你的手好坏啊,人家的心都痒痒的了,乳头是人家最敏感的部位了,你觉得我的乳头好看吗?长长的,软软的,人家很喜欢它呢,现在它们麻麻的,好像有小虫在咬,嗯”孙姿紧咬细齿,面色绯红,身上渗出细微的汗珠。身在病房,却作出这样淫荡的行为,让她体验到了另一种禁忌的快感,下体的肉缝已经可以感觉到粘粘滑滑的,可为了张儒剑她什么都可以做,即使是一个荡妇,只要张儒剑高兴。

    张儒剑感觉自己的手被拖着来到孙姿的裙下,感觉到丝质布料特有的轻薄触觉,手已经盖在了孙姿阴阜上方的小腹上。

    “人家的身材是不是很好?和你在一起这几天,人家都胖起来了,你摸是不是?害得人家这段时间穿套裙的时候都得憋着气,才能穿上。呵,这条内裤是特意为你买的呢,摸起来很舒服吧,是红色的,我喜欢它,悄悄告诉你,它是透明的,试穿的时候,从镜子里都能看到人家的下体呢,就是想诱惑你。”孙姿痴痴的述说着,与张儒剑分享着自己的秘密。

    张儒剑的血在血管里奔流着,下体一阵阵的火热,yīn茎虽没有勃起,但已经感觉力量像清泉一样一丝丝缓缓注入身体。孙姿把双腿分得更大了些,把张儒剑的手夹在两腿间,然后夹紧,前后摆动,像张儒剑曾经作过的一样。

    “知道吗?我最喜欢你这样磨擦我的下体,你是不是能感觉到啊?是不是很滑、很热?人家的淫水已经流出来了,这是为你流的。你喜欢吗?人家的肉洞好痒啊,你怎么还不醒啊?你怎么还不醒啊?我需要你!”

    孙姿突然把头埋到张儒剑盖着的被上,痛哭起来“儒剑,你快醒来啊,我们母女都需要你,你真得感觉不到吗?我太害怕了,害怕失去你,又成了我一个人。这几天我们母女什么办法都想了,可你还是没有知觉,我不知该怎么办,这是最后一个办法了,用我的身体来唤醒你,可没有用!没有用啊!”她用力捶打着张儒剑的前胸,失声痛哭着。

    孙姿那天回到家中,张儒剑已经离开家,留下的字条说自己去书店,可直等到快七点半,做好的饭菜都凉了,张儒剑没有回来,连平时总是准时到家的女儿都没有回来。

    看看外面阴沉的天气,雨已经几乎不下了,她实在等不及,打算去女儿的学校看看。刚出楼门看到女儿混身是血,衣衫不整的奔了过来,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向楼道内冲去。

    孙姿一把拖住女儿,知道出事了,顾不得询问,先看看女儿有没有受伤。菲菲强扭着要挣脱孙姿的手臂,混身哆嗦,嘴里喃喃念着“他死了,他死了!”

    孙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