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OK,主人阁下2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某人:大家对不起啊!我平时都不是连在这里的,鞠躬啊!我会尽快粘贴过来的!嘻嘻)

    1。

    天色一亮,我便翻身起床,急急忙忙把江少伦叫醒,把他拖到了海边。

    浪很大“哗啦啦”地翻滚着冲上海滩,白沫像带子一样起伏飘动。海面墨蓝墨蓝,闪着点点的鳞光。

    只要闭上眼深呼吸,就可以闻到海风独特的腥甜味道。

    “江少伦,你还没有写好吗?”我双手扩在嘴边,朝不远处伏在礁石上奋笔疾书的江少伦喊“快点好不好,我都等很久了!”

    江少伦不理我,半蹲着身子继续“唰唰唰”地写着。

    这个家伙!有必要那么认真吗?

    刚开始听我说要来海边扔漂流瓶时,立马脸拉得老长,还眼神轻蔑地说我幼稚,说我煽情,说我小儿科,到了海边,他行动比谁都积极。

    摊开手心,看了一眼那张写着“mylove楚圣贤,再见。祝你永远幸福”的纸条,内心隐隐作痛。

    楚圣贤,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把玻璃瓶扔进大海后,我会彻底对你死心,然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江少伦身上,努力去喜欢他,所以以后连想你的时间都会很少。不不,不会再有时间想你,一分一秒都不会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我写好了!”

    我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把纸揉成一团,塞进了玻璃瓶里,这才朝江少伦伸出手:“给我吧!”

    “我自己来。”

    “干什么呀?谁扔不都一样吗!”

    江少伦脸一沉,朝我挥了挥拳头:“啰啰唆唆的吵死了!我说自己来,你听不懂吗?给我!”说着他伸出手,从我手中夺过玻璃瓶。

    奇怪的家伙!

    我在一旁看着江少伦小心翼翼叠纸张的动作,揶揄道:“你这家伙,该不是写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了吧?为什么那么担心被我看到?”

    “”“到底是写了什么呢?”我摇晃着我的脑袋瓜,想象力丰富地说道“啊,我猜到了!会不会写了关于我的事情呢?想趁着丢漂流瓶的机会,表达你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的爱意,哈哈哈哈什么嘛!一定是我肥皂泡沫剧看多了才会想到这种东西。哎,江少伦,你才不会做那种弱智的事对不对?!”

    仿佛被戳中了死穴,江少伦恼羞成怒,扬手给了我重重一记爆栗子。

    “为什么打我?”我抗议。

    江少伦的脸微微泛红,眼神也局促不安地闪着光:“吵死了!你知不知道你哇哇乱叫的声音真的很难听!”他转过身面对着潮起潮落的大海,将叠好的纸条塞进了玻璃瓶里。

    “我的声音哪有难听啊!”我靠近江少伦,从裤兜里掏出那把有一对小翅膀的钥匙:

    “喂,江少伦!我有个主意,我想把这把钥匙放进漂流瓶里,让大海带着它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江少伦身子猛地一震,转过头来,一脸惊愕地看着我:“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把这支钥匙扔进漂流瓶里!”

    我朝江少伦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可是我有些不安,如果以后你不喜欢我了,想要赶我离开你身边的时候怎么办?如果丢掉了它,以后不管怎样厌恶对方,想要抛弃对方都不行了呢!”

    身后陷入短时间的沉默,只听到海潮的哗哗声。

    突然,他握着我的手放在玻璃瓶口:“只会一天比一天喜欢。”

    他的手好宽好大,把我小小的拳头完全包裹在手心里,而我的手心间,则紧握着那把钥匙。

    “所以永远也不会厌恶,更不会抛弃。”他的头低低的,头发被海风吹得纷乱飘扬“扔进去。”

    此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反反复复都是江少伦刚刚说的那几句话。

    见我发愣,江少伦急急地催促一声:“把钥匙扔进去。”他扳弄着我握成拳的手指头“乡乡妹!你想惹我的拳头发火吗?快点扔进去!”

    我几乎是完全没有意识地松开手,钥匙落进玻璃瓶里,发出“叮当”一声脆响。

    江少伦笑了,漂亮的杏眼弯起来,嘴唇也扯成一条柔和的弧线,光芒好像从他黑色的眼睛里一直流淌到他的皮肤上,他整个人都被幸福的光圈笼罩。

    第一次见他笑得如此灿烂,摄人心魄的帅气。

    海浪一波一波地向沙滩上袭来,水花翻腾不息。呼呼的海风,裹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像一首激昂的乐曲。

    江少伦退到刚才我和他约定的距离后停下,弯腰,作起跑姿势!

    我站在离他二十几米远的地方,一手扩在嘴边,一手高高举过头顶:“预备——”我的手慢慢向下,然后重重一划“跑!”

    话音一落,江少伦猛地奔跑了起来。

    海风掀起他的黑色大衣,他双腿修长,几乎是闪电般跑到玻璃瓶前,然后抬脚朝玻璃瓶踢去。

    他右脚上的运动鞋和玻璃瓶一起飞了出去,在透明的光线下旋转着落进了大海。

    2。

    “哇哈哈哈,鞋子没有了耶!”我咧大嘴角“要不要把我的借给你啊?”我伸出右脚,朝江少伦晃了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很乐意把它借给你穿的!”

    “吵死了!”江少伦光着一只脚气呼呼地冲到我面前“你是在幸灾乐祸吗?如果不想被揍的话,赶紧收起你那副得意的嘴脸!”

    “哎呀,我是真的很诚心地要帮你嘛!”我猫哭耗子假慈悲“你看天气这么冷,你又弱不禁风的,就这样光着脚在沙滩上乱走的话会感冒哦!”“看来你是真的想死?”

    江少伦气得眼睛喷火,正抡着胳臂要揍我,却在几乎挨到我的时候突然停住,朝我扬起眉毛邪恶地一笑:“你背我!”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跳到我身后,将沉重的身子压在了我柔弱的肩上。

    我一个趔趄,差点背着江少伦一起栽倒在沙滩上:“喂,你在干什么呀?”

    “乡乡妹,去停车场这段路程就辛苦你了。”

    “什么?”我喊“你开什么玩笑!很重耶!我不要——”

    “有力气乱喊乱叫还不如赶紧行动,再拖延时间消耗的可是你的体力!”

    “江少伦,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我可是柔弱的女生!快点从我的背上下去!下去,下去”

    我拼命扭着身体,想把江少伦从背上甩下来。

    可他好像是黏在我背上了一样,甩了半天非但没把他甩下来,我还摔倒在沙滩上,滚了一身的泥沙。

    江少伦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沙砾一边站起来,气势汹汹地朝我吼:“该死的,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平时每餐最少要盛满满的三大碗饭,却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乡乡妹,难道你是头只会吃却什么事都不会做的猪吗?”

    “什么?这跟我每餐吃多少碗饭有什么关系!”我不满地反驳道“是你自己的身体像水泥板那么结实,我才支撑不住的!”

    江少伦拳头捏得咯咯响:“你想被我的拳头打成章鱼馅饼吗?”

    “不想。”

    “那就少废话!快点起来背我!”

    我深知“革命战争”是要讲究策略的,对待江少伦这种野蛮的人,不能硬拼,只能智取!

    “啊,好痛”

    我一扁嘴,捂着脚踝哎呀哎呀叫唤起来:“可能是刚刚摔倒的时候扭到了。江少伦,这都怪你!本来我的脚伤就还没有完全好,现在”

    江少伦冷冷的声音响在耳边:“演得真烂!”

    “呃”〒〒

    “快点起来!”

    “大不了我也不穿鞋嘛。”我将脚上的鞋脱掉,一挥手扔出了好远“现在我也没鞋了,江少伦,我们各走各的!”说完,我在江少伦惊愕的眼神中气咻咻地朝前走去。

    身后传来江少伦的怒吼:“你这个笨蛋!”

    哼,谁理他啊。

    不一会儿,江少伦拎着我丢掉的那两只鞋追了上来,一脸气势汹汹。

    他举起拳头,我以为他会打我,赶紧抱着头退后了几步,他却突然弯腰,在我面前蹲下:“上来。”

    他两只手弯曲着反在身后,示意我爬上他的背。

    我愣住。

    等了一会儿见我没有动作,江少伦火了:“还不快点行动,是想被我丢进海里喂鲨鱼吗?”

    我迟疑地爬上了江少伦的背,将脑袋枕在他的左肩上。他的肩膀很结实很舒坦,暖暖的,让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哗啦啦”的海潮声中,我伏在江少伦的背上开心地笑了:“江少伦,我们去买鞋子吧?”

    说是买鞋,结果一来到“塔奇米”街道,江少伦强拉着我的手进了游乐城,疯玩了一天!

    冬天的夜晚来得特别早,我们走出游乐园的时候才下午五点,可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塔奇米”街道里灯火灿烂。

    江少伦这个怪胎,放着舒服的跑车不坐,偏要牵着我的手走路回家。

    途中我们吵吵闹闹,时不时尝到那家伙“赏”给我的铁栗子!

    就在我又挨了一个栗子,生气地大叫再也不理他时,一阵奇怪的“咕咕咕咕咕咕”声响在耳边。

    我抬头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在返回“十三少”小区时必经的那条林荫小道上,我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

    不远处的雕花座椅上,倚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风衣的少年。

    许多白鸽在少年脚前的空地上走来走去,有几只停留在他的肩头。他头顶悬着一盏银白色的灯,灯光铺了一地银白,笼罩在那团银光里的他,氤氲朦胧如同梦境。

    或许是我和江少伦的脚步声惊动了那些鸽子,它们突然扑腾着翅膀飞起来。于是这条窄窄的林荫道里,到处充斥着鸽子们的身影。

    倚坐在雕花椅上的少年,原本低着的头突然抬起来,望向我们这边。

    在一片“咕咕”的鸽叫声中,我看到了那双久违的咖啡色眼眸,一如往常地淌着流水般的邪气。

    就像有什么硬物重击我的胸口!

    我呆立原地,体内的血液在瞬间凝固。

    “扑哧扑哧——”

    鸽子犹如逃离猎人的枪口般在林荫道间四处乱飞乱撞。寒风吹过,两边的树“唰唰”作响。

    银白如水的灯光下。

    江少伦和楚圣贤疯狂扭打在一起,就像孩子一样,你给我一掌、我给你一拳。

    突然,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楚圣贤将江少伦狠狠掀倒在地。

    他眼睛通红:“让她走!”

    江少伦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不可能。”

    一个碗口大的拳头砸在江少伦的鼻梁上,立即有猩红的血液从鼻孔里缓缓流出,蜿蜒如一条小蛇。

    “让她走!”

    “不可能!”

    江少伦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个背摔又将楚圣贤撩倒在地。

    他们再度扭打在一起。

    鸽子在林***上空盘旋“咕咕”的声音夹杂着江少伦和楚圣贤粗重的喘息声。

    我全身僵硬,塑雕般呆站在一旁。

    从楚圣贤朝江少伦挥出拳头的那刻起,我就彻底地傻掉了!

    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楚圣贤,表情暴戾狂妄,眼神凶狠如猛兽。

    一直以为只有“温柔”这两个字才适合形容他,可是现在呢,他的拳头雨点般密集地砸在江少伦的脸上、身上——他如此拼命地揍着那个被他称为朋友的人,只是为了赶我走!

    我忽然觉得可笑,扯扯嘴角:“楚圣贤你就真这么讨厌我?为了赶我走,你可以这样吗?”

    我握紧了手指,就仿佛握紧了自己的心那样痛:“你想让我怎样?嗯?到底要把我逼到怎样的境地你才会甘心呢?”

    楚圣贤全身一震,挥出去的拳头迟疑地停在半空中。

    江少伦趁机朝他砸过去重重的一拳!

    我看见红色的血液从他的嘴角流出,我多想跑上前帮他擦掉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已经不能离开‘十三家族’了。”我定定地看着楚圣贤“钥匙丢掉了,我打算永远守护在江少伦身边不管你再怎样赶我走,我都走不了了,呵呵。”

    楚圣贤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仿佛褪尽了生命中所有的颜色!

    他转过头来,眼神空洞地望向我:“钥匙已经丢掉了?”他推开江少伦,眼睛变得潮湿“原来已经丢掉了啊”下一秒,他咆哮道:“丢在了哪里?”

    树枝被他的吼声震得“吱吱”作响,盘旋在他头顶上空的鸽子惊慌失措地“咕咕”叫着,我和江少伦也都被吓了一跳!

    楚圣贤擦掉嘴边的血迹,从地上爬站起来,走到我面前:

    “告诉我,”他按住了我的肩膀,咖啡色的眼眸浑浊得让我心慌“你把钥匙丢到了哪里?”

    我害怕得一动也不敢动:“海、海里”

    楚圣贤的手猛地收紧,痛得我出不了声。

    他嘴唇幽紫,脸色煞白,在一瞬间,我看见他的眼底闪过一种叫绝望的东西!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幸福”他扯了扯嘴角,脸色苍白却极力绽放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我的心剧烈抽痛,喉咙像被一只大掌扼住,说不出一个字。

    楚圣贤抽回手,转身向前走去。

    当经过江少伦身边时,他停步,回过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拍拍江少伦的肩膀,潇洒离去。

    那些白色的鸽子,全都扑腾着翅膀,向楚圣贤消失的方向飞舞而去。

    3。

    在浑浑噩噩之间,一个学期就这样结束了,从今天起开始放寒假。

    说起来,我来到“十三家族”学院后,似乎每天都是假期呢!只要我乐意不去上学,除了江少伦,谁也无权管我。

    幸好这个学院不用期中和期末考试,否则我把考得一塌糊涂的成绩拿回家,肯定会被江少伦敲脑袋并骂我是猪!

    寒假第一天,江少伦早早地拉我起床去了“塔奇米”说要开始我们的第一次约会。

    而约会之前,首先,就是把我这个不合格的女友形象重新包装,我剪了新发型,还烫了公主式的鬈发。

    在服装专卖店里试穿一套冬装泡泡裙的时候,服装店老板一个劲儿地夸我身材好。

    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去想楚圣贤的事,我转过身,朝坐在沙发上翻杂志的江少伦嚷嚷道:“喂,你听见没有,服装店老板说我漂亮耶!”我抬高下巴,洋洋得意地说“怎么样怎么样?的确很漂亮吧?”说着,我在江少伦面前转了一个圈。

    江少伦从杂志上沿伸出头,不耐烦地睨了我一眼:“你是笨蛋吗?!为了让你买下那件衣服,他即使把你的圆规腿夸成完美的42寸长,也只是拉过头的弹簧,拉长了就再也缩不回来了!”

    此话一出,店员和老板全都捂着嘴,窃窃地笑了起来。

    “江少伦,你就不能礼貌用词吗?!”我前一刻还飘在云端上的那颗心,这一刻已经被江少伦的话狠狠地扔进了谷地“什么圆规?什么弹簧?裙子我不买了!”(`口′)

    我气冲冲地正欲进更衣室,江少伦却一把拉住了我:“就这样穿着。”

    “不是说不好看吗?为什么要穿着!”

    “我说这样穿着就这样穿着!”江少伦一招手,叫来了服务员“买单!”

    出了服装店,江少伦双手插兜步履轻盈地走在前面,我大包小包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

    经过一个商店橱窗口,我忍不住朝玻璃上自己的影像偷偷瞄了一眼——

    虽然不算漂亮,但怎么也和“丑”字搭不上边啊,为什么楚圣贤、江少伦、李英俊都觉得我很丑呢?

    “难道真有这么丑么?”我撅着嘴,不小心已经把心里的话说出了声。

    “笨蛋!”一直走在前面的江少伦突然幽灵般出现在我的眼前,接过我手中的包包袋袋“虽然你的五官长得不怎么样,配在一起却有一种嗯,家的味道。”

    家的味道?

    第一次听人用这样的词汇形容我,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等等

    家=家庭=家庭主妇!

    我眼睛里瞬间冒出一堆火:“喂,你想拐着弯子说我是欧巴桑就直说好了,什么叫‘家庭主妇的味道’!”

    怒!

    江少伦一愣,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到一半戛然而止,声音不自然地说道:“其实家的味道就是让人很想娶你的味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