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总裁的秘密情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微凉的秋夜,绿色宽广的花园草地上,灯火通明着。

    铜制铁门大大敞开,红色地毯大气辉煌的往内铺展,欢迎今晚宾客的到来。

    今夜,金融界大亨时震远在他天母的豪宅里举办了宴会,众多金融士绅、政商名流全到齐,场面热闹得令人目不暇给。

    花园水池边架起平台,六人组成的现场乐队演奏着愉快乐章,美味的食物被摆在精致的餐盘里,诱得人食指大动,空气里飘来食物的香味,众人正引颈企盼着。

    原本大家正轻声交谈着,倏地都安静下来,目光不约而同往大宅方向看去

    那是个二十岁的妙龄女郎,身着天空蓝的软丝连身裙,鱼尾状的垂坠设计让她的身段看来更加修长,粉嫩肌肤白里透红,美丽至极的五官轻点妆彩,像是一朵正在绽放的玫瑰,她微笑着,浅浅的笑容十分优雅。

    “那应该就是时董事长的女儿吧,哇,真迷人!”

    “是啊,真的很漂亮。”

    此起彼落的赞叹声四起,时震远满意的露出笑容,看得出来十分以女儿为傲。

    拍了拍女儿的手,时震远朗声开口。“今天是我女儿时靖仪的二十岁生日,因此特别举办这个简单的舞会,让她见见世面,感谢大家特来捧场,玩得愉快点。”

    语毕,时震远转身,打算将心肝宝贝交到另一个男人的手中。

    “彦廷,今晚靖仪就交给你了。”时震远带着笑容说道。

    解彦廷自暗处走了出来,接过时靖仪的手,湛黑的眸在握住白皙的小手时倏地闪过一抹精光,但很快掩饰住。

    那是个很吸引人的男子,具备冷峻的五官与危险的气质,沉稳的步伐带有让人震慑的气势,也很能让人对他感到信任。

    时靖仪浅浅笑着,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会,她看进那双深不可测的黑色双眸里,在没人注意的时刻,她顽皮地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老爸说了,今晚你得陪着我,一步都不准离开,要不然我要告诉老爸喔!”

    时靖仪将他的掌心握得更紧,花瓣般的红唇吐出威胁的话语。

    解彦廷的目光没有离开她,在她窈窕的身子倾近时,冷漠的脸没有丝毫改变,唯一露出破绽的是他深邃眸里那一闪而逝的宠爱。

    “董事长只是希望我今天看着你,别让你闯祸。”解彦廷淡淡开口,低沉的嗓音充满冷漠,不让自己因为她闪着光的眸而心动。

    “随你怎么说,反正你今晚就得陪在我身边。”时靖仪像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不依的撇撇唇,那模样仍是优雅得让人心折。“我们到角落去,这么被人盯着看的感觉,让我觉得像猴子。”

    解彦廷不置可否,将她的手握得更紧,缓缓向一旁移动。

    身为时震远的得力助手,他不难明白今天时震远办这个宴会的目的,是为了将时靖仪介绍给众家正值适婚年龄的公子,找个能接下“至荣金控”接班人这个位子的男人。

    时震远近来身体很差,时常进出医院,一心牵挂着独生女儿时靖仪,深怕在他过世之后,她会被公司里争权夺利的豺狼虎豹撕得粉身碎骨,纵使他是最大股东,也不能完全避免这些可能性。

    换句话说,时震远想替时靖仪找个男人嫁了。

    因此过了今夜,他大概再也没机会这么正大光明地牵着她的手一思及此,解彦廷的手便不自觉收紧,激烈的情绪弥漫在他黑眸深处。

    “怎么了?”时靖仪关心问道,看着他僵凝的俊脸。

    打从时靖仪有记忆起,解彦廷就出现在她的生活里,陪着她一起成长。看着他仿佛没有情绪却又犀利无比的眼神,时靖仪弄不懂,他为什么变了。

    小时候,他很爱笑的,老是带着她到处跑,玩着许多有趣的事物,让她的童年充满愉快的回忆,可一切却在他上了高中时变了样。

    那时候,解彦廷到父亲的身旁学习商场生态,她猜想,或许是那个环境,让解彦廷提早明白他与她是不同世界的人,她是主、他是雇,再怎么样都不会改变。

    所以他不再带着她四处玩,甚至不再看着她的眼睛想起这些转变,时靖仪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我没事。”解彦廷勾起嘴角,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情绪。

    “可是你看起来像有事。”时靖仪扬起小手,试图触摸他紧蹙的浓眉。

    “你今天可是主角,大家都在看着。”解彦廷退了一步,阻止她这样的失控动作,同时,也阻止他自己可能失控的情绪。

    这简直是酷刑,他必须在心中不断喝令自己、提醒自己,才能不拉着她的手、带着她奔出这个宴会而她,却不断的主动靠近。

    当她淡淡的清香飘入鼻端,他的自制已岌岌可危,更别说是当她触碰他时,他完全无法预测自己的反应,只能冷冷拒绝。

    “就是因为大家都看着,我更想让大家知道我心有所属。”时靖仪轻笑,模样甜美娇憨,她早就习惯了解彦廷的硬脾气。

    既然不能碰他,就上半身偎近他,细闻他的气息。

    属于解彦廷的身躯、气息与温度,都是她最熟悉依恋的味道,偏偏他却愈来愈推拒她。

    “爸爸想把我嫁掉。”时靖仪罔顾他冷酷的表情,柔软的身躯靠近他,说着彼此都知道的事实,扬眸扫了他一眼。

    然而解彦廷的表情,让时靖仪露出微笑。

    虽然他没有说话,只是一迳瞪着她瞧,但黑眸深处凝着炙烈的怒火,压抑着却还是愤怒燃烧,或者应该说是嫉妒。

    看见他这样的反应,时靖仪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活像是小鹿斑比,无辜而惹人怜爱地对着他眨啊眨。

    就说他是喜欢她的嘛,他硬是不肯承认。

    “我要是嫁了,你就看不到我了。”时靖仪眨动着慧黠灵活的大眼睛,认真提醒道。

    解彦廷俊脸酷得像石雕,低沉的声音没有情绪却带给人危险感觉。

    “嫁了最好,省得找麻烦。”他的浓眉打了好几个结,故意把话说得冷淡。

    她才不理会他呢,这张冷脸已经吓不了她,时靖仪纤白的小指头故意在他身上画圈圈。

    “你都不会舍不得我喔?”红唇噙着感兴趣的微笑,她打量着他。

    佳人徐缓的呼吸轻拂在解彦廷颈间,暖暖的、柔柔的,毫无防备的一双眼就这样凝着他,带着全心全意的信任。

    “女孩长大了总得嫁人,更何况你还是董事长的独生女,更应该找个能配得上你的男人。”解彦廷刻意提醒她,两人身分已经不同以往。

    “我觉得你也不错啊!”时靖仪露出了猫咪般的幸福微笑,第次对他表明心迹。

    先别说他挺直的鼻梁、紧抿的唇、高大的身躯以及危险又高贵的气质,让他看来像是神秘的尊贵王族,在在让她倾心,她也记得当年情窦初开时,两人相偎着汲取彼此温暖气息的甜蜜时刻。

    在好久好久以前,她的心就已经陷落了,但是他却愈逃愈远,让她很难接受。

    解彦廷黑眸扫来,看了她一眼,俊脸上没有表情,已经习惯她偶尔冒出情话的小动作。

    他把她的情话与告白,归之于她还太年轻。

    他只是个寄住在她家、接受时震远援助的友人之子,美其名是特助,但两人的身分终究是不同的。

    她拥有一切,包括幸福与疼爱,而她也值得这一切;反观他,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给不起。

    “你再这么说的话,我就离开宴会。”解彦廷徐缓说道,口气中的认真让人不寒而栗。

    连说都不能说厚!

    时靖仪翻了翻白眼,知道这男人说到做到,一如他说了要保持距离后,就再也不肯与她接近,总是拒她于千里之外。

    眼眶热热的,胸口微疼,时靖仪咬着粉唇,依然不想让自己轻易的放弃。

    看见她晶莹的眼泪在眼里猛打转,解彦廷心头一疼,某种情绪自冰封的理智迸出,来得又快又猛,教他几乎无法抗拒。

    “你都已经二十岁了,能不能不要那么爱哭。”他只能用更森冷的脸看着她,但却控制不了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细滑的面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