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总裁的秘密情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办公室里,时震远一脸忧心忡仲,从沙发上站起又坐下,来回踱步,手里拿着几份文件,口里喃喃念着。

    “张衡隆真的愈来愈过分了,不甘于只任总经理职位,一心想把我这个董事长拉下来,要不是股东那里有我的人在,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解彦廷坐在一旁,手里不断翻著文件,却似乎没有读进脑子里。

    “这一次趁着我到国外出差,乘机召开股东会议,说我这个董事长不务正业,只想拓展自己的事业,影响到公司发展,还说有好几个董事都已经对我很不满,这些事你怎么没通知我?”

    时震远转头看着解彦廷,等了半天,却没有听到解彦廷的答覆。

    “彦廷、彦廷!”终于,时震远不满的对着他大吼。“解彦廷,你最近在搞什么?!”

    解彦廷猛地回神,才发现自己又出神了,迎着时震远指责的目光,他选择不发一语,知道解释是不被接受的。

    “你最近是怎么回事?总这样魂不守舍的。”时震远十分不满。“身为我的特助,你一向都是我的得力助手,可是这一个礼拜来,你却像变了个人似的。”

    “对不起,董事长。”解彦廷咬了咬牙,知道错在自己。

    “最近正值多事之秋,张衡隆的野心愈来愈大,你得多帮我留意他,我只有一双眼、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注意那么多事。”时震远叨念着。

    “是的,董事长,我会改进,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解彦廷知道他的确该收收心,不能老把注意力放在另一个人身上。

    时震远叹了一口气,虽然他事务繁多,但对于解彦廷与宝贝女儿之间的纠葛却也了然于心。

    “这几天,靖仪的心情不好。”时震远重重地在椅子上坐下。“我常常忙到晚上八、九点,回到家总见不着她的人。”

    解彦廷沉默。

    自从他透露自己与别人交往的消息后,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鲍事上,两人还是不免有接触,但是他铁了心的回避她眼神、拒绝她的关心,几天后,她也不再主动,除了公事之外,他们几乎没多做交谈。

    一直以为她已经接受这种情况,不会再对自己有多余的心思,甚至会慢慢的把他忘记,没想到她却开始晚归。

    因此几天前,在下班以后,他跟踪她,想知道她究竟在忙什么。

    然而在那荒废的小鲍园里,在那个水塔天台上,看到了她伤心无奈的背影。

    鲍园的草长了,大树却干枯了,再也不能成功地遮住她身影,反让她无助的样子更清楚地映在他眼里。

    看着她将小脸埋在双膝中,长发垂落,抽动的肩膀更让他清楚知道,她正哭得多么伤心。

    她从来不爱哭,就算哭了,也不让人知道。

    所以,她的泪总是无声,只有颤抖。

    但该死的,她无声的泪水却不停地重重敲在他心口上,感觉像是胸口被人踹了一脚。

    她颤抖得如此厉害,哭得无声无息,更让他觉得肝肠寸断。

    解彦廷心痛得几乎想冲过去,将她拥在怀中,但他明白,这么做只会让事情再回到原点。

    她的心伤、他的心疼,只会更深,不会减缓。

    所以只能忍着,只要过了这段阵痛期,她就能浴火重生,成为展翅的凤凰,她一定能成功忘记他的。

    握紧了拳,燃起了菸,隔着一段距离,他看着她、守着她,遵守他一开始的承诺,却没让她知道。

    就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他总是牵挂她、担心她的状况,所以这个“特助”才会做得这么失职。

    解彦廷回忆这些天来搁在心里的事,不禁脸色一沉,但他随即扬起头,不让自己表现出沮丧的模样。

    “董事长,您放心,张衡隆那边我会特别注意的。”解彦廷对他保证道:“至于靖仪那里”解彦廷顿了顿。“您也可以不用担心她,我说过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时震远读出解彦廷眼中的坚持,安慰的点点头。

    收养他,原本只是基于对好友遗孤的照顾,自认多一个人吃不倒他,庆幸的是解彦廷的表现远远超过他所预期,只是

    时靖仪对解彦廷的好感与依赖,也超过他这个做父亲的预期。

    几年前,他当时身体正差,急于将宝贝女儿托付给身家相当的男人,而将解彦廷排除在外,但随着时间过去,他才慢慢发现,或许解彦廷才是唯一可以照顾她、呵护她的最佳人选。

    “彦廷,关于靖仪”时震远先起了头。

    “董事长,您放心吧,我说会保护她,就一定会做到,直到另一个能照顾她的男人出现为止,我不会忘了董事长的交代。”解彦廷一直记得时震远曾经说过,时靖仪值得更好的男人。

    时震远正欲开口解释,秘书却来敲门,告知董事长有重要客户来访,中止了他们的谈话。

    “这样吧,我有些事想跟你谈,明天你跟我到高雄一趟,我在车上跟你说。”时震远对解彦廷如此交代。

    “知道了。”解彦廷点头,看着时震远离开办公室,他无奈一叹,心知自己与时靖仪的距离是愈来愈远了。

    才回到办公室,还没有时间稍作喘息,时靖仪就出现了。

    “你要和我爸去高雄吗?”时靖仪在压抑了好几天之后,终于爆发出所有的情绪。

    解彦廷先是怔楞,看她一眼之后,很快的垂下眼睫,回避她指责的眼神。

    “董事长说有事情要交代,叫我陪他去一趟。”

    “骗人!”时靖仪忍不住大吼。“这两天在高雄的会议又不是很重要,不需要你们两个人都去,我跟在爸爸身边也已经有一段日子,不会不知道最近公司的情况不稳,张衡隆对他很有意见,他必须留个人盯住张衡隆,所以他不会开口叫你去,一定是因为你要躲我,所以才说要去高雄的,对不对?”

    时靖仪不明白其实这一趟高雄出差,时父想交代的并不是公事,而是关于她的事,她一心认定解彦廷只是为了想躲她,所以才会自动请缨。

    “我没有必要躲你。”解彦廷先是口是心非的道,然后又补了句真心话。“何况你最近的状况很好,有你在公司里,董事长也很放心。”

    时靖仪只是摇头,压根儿不相信他说的话。

    “我已经尽量不来打搅你,离你远远的,除了公事,我不再来吵你、闹你,这样还不够吗?你还要躲到哪里去?”她几乎用尽全力大喊,没有料到这一段感情,她竟爱得这么没有尊严。

    一直以来,她总是坚持自己想要的,总是勇往直前,从不肯轻言放弃,但是这一次,她很明显察觉到解彦廷是故意逃避她的,她知道,如果她继续步步进逼,只会将他推得更远,所以她收敛她的倔强、撒娇与任性,只希望他不要一下子走得太远但他为什么还是这么做?

    “我做的还不够吗?!”时靖仪紧咬着唇,全身一颤,垂下眼睫不敢看着他,就怕眼泪会一下子溃堤。

    他看着她,一言不发,浓眉深锁着,答案在心里缭绕

    她离得再远都不够

    因为她的人已经刻在他心里,甚至都融入了骨血里,她退得再远都不够。

    “靖仪,我没有要躲你的意思。”他只是重复这句话。

    他愿意守在她身边,就算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都愿意守着她一生一世,又怎么会想要躲她?

    只可惜这种心情她一辈子都不会懂,而他更不能让她懂。

    她的死心眼,一如他的,他们只能是两条平行线,再也没有交集的可能。

    虽然不忍心见她难受,但听闻她这一番话,解彦廷知道她只是表面上收敛了情感,并没有对他完全死心。

    “你之前不是提到想学习国贸方面的事务,我已经跟之毓说好了,她很欢迎你随时到公司去。”

    “算了。”时靖仪喉头一哽,水汪汪的眼睛泛着泪光。

    她不笨,当然知道他的用心,只是这却将她伤得更深。

    明知道她难受,他却一迳把她推走,甚至还要她直接面对他口中所谓的“女朋友”?!

    “我不学了。”她绝望地闭上眼,身体僵硬,双手握拳。

    “你无非是要我认清楚,这些年来的迷恋都是多余的。”时靖仪抬起头来看着他,咬着唇,凝视他冷然的俊脸,她的心仍有几分撼动。

    她从没有那么在乎过一个男人,所以她用尽全力将他留在身边,无论如何也不想放手。

    但眼前的情况却似乎不再是她所脑控制的,她别无选择,只能转身离开。

    不看,或许就能不痛。

    只是这真的很难。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