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谷歌小说网 www.ggxs.cc,全家福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场

    时间前场同日。

    地点西郊莲花峰人民公社。

    人物于壮

    李天祥王仁德〔幕启:民警于壮正领着天祥往莲花峰人民公社走。看见了公社办事处。外面码着些红色的砖。

    于壮李同志,你进去吧,找炊事员王仁德就行啦!

    李天祥对!谢谢你,同志!

    于壮不谢!回头到我那儿喝喝茶!再见!(下)

    李天祥再见!

    王仁德(提着菜筐子由对面来,筐内有些瓶子什么的,哼唧着)“社会主义好”李天祥二叔!二叔!

    王仁德谁?谁呀?

    李天祥不认识啦?二叔!我是天祥!

    王仁德天祥?天祥?几年不见,不敢认了!你这是怎么搞的?要跟白塔赛身量吗?(热烈地握手)

    李天祥您老人家也够一瞧啊!雪白的白衣白帽,还发了福,的确象个大师傅了!谁想得到啊,乡下会有食堂,还有这么体面的炊事员!

    王仁德那,看看我们的厨房、饭厅去吧!并不是应有尽有,设备齐全,我是叫你看看那个干净劲儿!(掏出口罩,要戴)

    李天祥二叔,二叔,先别戴啦,说话不方便!

    王仁德(放回口罩)本来就是为叫你看看!不管我们吃什么,我们要作到绝对干净,筷子用完都用开水煮煮!这就是卫生教育嘛!走吧,看看去!我一辈子没作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事,为这个食堂跟厨房啊,我要是还不觉得骄傲,就有点不忠诚老实了!

    李天祥二叔!我待会儿好好地参观一下,我先要问您几句话。来,爷儿俩坐在这儿(指砖)谈谈好不好?

    王仁德你一定进去参观,我才陪你在这儿坐一会呢!

    李天祥就那么办!一定!(扯王坐下)

    王仁德还得先告诉你,我们连男带女一共才七个炊事员,可供给六百人的饭!所以,我们非发明机器不可,切肉的、切菜的、轧面条的

    李天祥对!对!我待会儿必定仔仔细细地看看那些机器,我还许提点意见,怎么改善它们呢!

    王仁德那可好!机器不是我们自己发明、制造的吗?有缺点!你就说那个切菜的吧

    李天祥二叔!二叔!您的热情可真高啊!

    王仁德当然喽!你就说昨个夜里,我梦见了一群鸭子全来访问我,呀、呀、呀地说:王师傅,你是要发明填肥鸭子的机器吗?

    李天祥二叔!二叔!您也听我说两句行不行?

    王仁德行!行!我是办食堂入了迷!

    李天祥那好哇!二叔!

    王仁德好啊?那就还说那个切菜的机器吧!

    李天祥二叔!您稍等等说那个!我问您,王二叔,我妈的娘家姓王吗?

    王仁德啊你问这个干吗?

    李天祥我是想,假若妈妈的娘家姓王,我该管您叫舅舅,不是吗?

    王仁德啊叔叔、舅舅,都差不多!差不多!都是亲人!

    李天祥是呀,都是亲人,叫什么没多大关系!

    王仁德对!你要是不愿意叫我二叔,就叫二舅也行,反正我要作好公社的炊事员,这比二叔或二舅都更要紧!李天祥要光是为应该怎么称呼您,我也就不细问了。这里有问题,我想弄清楚了!您到底是我妈妈的娘家弟弟,还是她的小叔子?

    王仁德噢天祥,你妈妈还好吗?

    李天祥好!身体既好,又是街道上的积极分子。我复员了,她见着我特别喜欢!

    王仁德你已经是复员军人?好哇!好哇!再握握手!天祥,你就上我们这儿来,帮助我搞食堂吧!

    李天祥我不久就去搞工业。

    王仁德工厂里也得有食堂啊!

    李天祥二叔,您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不回答呢?

    王仁德唉!咱们现在都过得怪好的,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干什么呢?

    李天祥可是,我问的不是陈谷子烂芝麻,是跟妈妈大有关系的事!

    王仁德她怎么啦?

    李天祥她不快活,不快活!

    王仁德你刚才说的,她很健康,又很积极,怎么不快活呢?

    李天祥妈妈背着人常自己掉眼泪!

    王仁德掉眼泪?掉眼泪?

    李天祥对!掉眼泪!我要解决这个问题,您得帮助我!

    王仁德我,我,我很对不起她,这几年也没看她去!

    李天祥妈妈大概不完全因为您不去看她,才掉眼泪!

    王仁德那,那,你记得她是你的后娘?

    李天祥当然记得!可是我爱我的继母!这么多年我没对任何人说过她是我的后妈,妈妈好!比亲的还好!

    王仁德你还知道什么?

    李天祥不知道,所以我来问您!

    王仁德我,我

    李天祥二叔!就是复员军人,我心里没有那一套老封建思想!不管妈妈有什么样的历史,我也爱她!我也得设法叫她不再偷着掉眼泪!叫妇女暗地里落泪是最残酷的事!

    王仁德我,嗐!

    李天祥二叔,您是这么好的人,您为什么不爱我,不肯对我说实话呢?

    王仁德你等我想一想,想一想!

    李天祥二叔,有什么可想的呢?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您照实地告诉我,不就完了?我告诉您,就是当初您把我妈妈卖给我爸爸,我也不恼您!过去作的错事,说出来不省得老背着个包袱吗!

    王仁德没有,没有!我没卖过你妈妈!

    李天祥那么,您有什么对不起我妈妈的小事,就更不成问题了!您知道,我来不为找您的错处,是想法子叫妈妈快活!您不愿意叫她快活吗?

    于壮(上)王二叔!李同志!找对了?

    李天祥找对了!

    王仁德谢谢您,于同志!这回可找对了!前两回你都没找对!

    于壮那不是因为叫王仁德的很多吗?

    王仁德是呀,你一找我,我心里就一动,怎么叫王仁德的专会丢了亲人呢!

    李天祥于同志,我问二叔点事,二叔可是不高兴告诉我!你帮帮忙吧!

    于壮同志,可别错想了二叔!他是我们公社里热爱劳动、肯帮助人的大师傅,而且对谁都老笑脸相迎,有说有笑!

    王仁德是呀,我总算有了进步,没把食堂办砸了锅!天祥,还是先看看食堂吧!来!

    李天祥二叔,您这是叫我着急嘛!

    于壮什么事呀?王二叔,您看他还是真着急,就跟他说说吧!

    王仁德我噢,我得赶快作饭去!天祥,你进来!

    李天祥您去吧,二叔!我马上来!

    王仁德好!赶紧来吧!(下)

    李天祥于同志!

    于壮有话说吧!

    李天祥我跟你说一说吧,我求你帮我点忙!

    于壮在这儿说,还是到我那儿去?

    李天祥到——到你那儿去吧!

    于壮好!走!

    (幕)

    第二场

    时间前场后二日,晚间。

    地点沈维义家里。

    人物

    沈维义

    王新英平海燕〔幕启:沈维义独自在屋里看书,有点焦急不安,时时往外望一望。

    沈维义新英这个家伙,说来还不来,是有点古怪!可也别怪他正因为他古怪,才得多帮助他!(院中有人声)是你吗?新英!快进来!(迎上前去)

    王新英(颓丧地进来)我说不到派出所去,你偏叫我去!

    沈维义难道有什么坏处?他们已经说没法儿办啦?

    王新英刚才接到他们的电话,叫我耐心一点,别太着急!

    沈维义本来是该耐心一点,这是民警关切你!

    王新英我看希望不大了!前天你陪我到派出所去的时候,我全身的血都沸腾起来。及至接到这个电话呀,血都一下子降到零度,结成了冰!

    沈维义新英,别这么激动!你看,你只知道姐姐叫招弟儿,姐姐大概也只知道你叫小马儿,哪能那么容易一下子就找到,你也得给人民警察容出点工夫来呀!王新英要是根本没去过,我心里倒仿佛老有点希望;这么一来呀,一点希望也没有喽!

    沈维义你说的不近情理!有不去找就会找到人的事吗?我相信警察必有办法!

    王新英不说这个,说点儿别的,(从书包里找出纪念册子,笑着)嗬!维义,给你!

    沈维义什么呀?

    王新英你自己看嘛!

    沈维义(接着)滑翔机模型设计图?

    王新英嗯!你爱那个嘛,我能不动脑筋,想想主意吗?

    沈维义你行,你的确有聪明!

    王新英往下看!

    沈维义毛主席语录。

    王新英对,我自己留了一仿,给你抄了一仿儿。

    沈维义写的这么好,还是用红墨水写的!

    王新英毛主席的话,就是咱们的阳光,应该用红笔写。你天天早晨起来,把看这些话当作第一件事,好不好?

    沈维义好,好!我必定那么办。新英,你也得向我保证:以后不再愁眉苦脸,你应当比别人更高兴。想想看,要不是北京解放了,你自己说的,你不是要了饭,就是个小偷儿。

    王新英对,我常把心分成两层儿,一层儿想妈妈、姐姐,一层儿想做个国家的好孩子。

    沈维义我想不久那两层就会变成一层儿,专做国家的好孩子,因为人民警察会找到妈妈、姐姐呀!

    王新英对,我有干劲!不信(去掀册子)你看看这儿。

    沈维义还做了诗,待我朗诵便了“维义与新英,两个好弟兄,干劲冲云霄,红专放卫星。”有劲,有劲!我给添两句“立志争先进,心别分两层。”哈哈哈哈王新英哈哈哈我说,咱们老实点吧!这么大喊大叫,不怕老太太不乐意吗?

    沈维义放心吧,家里没人儿。

    王新英都到哪儿去了?

    沈维义大大小小都到街坊家看电视去了,我因为等你没去。

    王新英你是个好团员,为照顾我牺牲了看电视。

    沈维义什么牺牲!怎样,咱们是温课,还是先下一盘棋?

    沈维义温课,温课!我叫你看明白,我受得住折磨,不管怎么样也还能念书。

    〔门铃响。

    沈维义我看看去。

    王新英我走吧?万一是你的亲戚朋友来了,我搭不上话,怪僵得慌!

    沈维义坐下,少说废话!(下)

    王新英分离了十四五年,的确不容易找!民警同志们,我没怪你们,只怪我自己是个倒霉蛋儿!

    〔沈维义同平海燕上。

    沈维义同志,这就是我的同学王新英。

    平海燕你好哇?我叫平海燕,来看看你!

    王新英谢谢!怎么维义同我到派出所去,没看见你?

    平海燕我不是你们这个派出所的。

    沈维义同志,你请坐!

    王新英同志,你找我干什么?

    平海燕你不是正找妈妈和姐姐吗?

    王新英你怎么知道的?

    平海燕你看,许你上派出所提出要求,就不许我去打听吗?(笑)

    王新英对呀,看我这个胡涂劲儿!

    沈维义他呀,这两天有点紧张!

    平海燕别那么紧张,光着急办不了事呀!告诉我点你的事好不好?

    王新英你问吧,同志!

    平海燕你的父亲叫王仁利,十五年前死在外边了?

    王新英对?

    平海燕你的祖母把你留下,可把你妈妈跟姐姐都轰了出去?

    王新英也对!当时的情形我记不清了,后来听大家都这么说,大概不会错。祖母跟妈妈婆媳不和,祖母厉害透了!不久,祖母死啦,我就不是在孤儿院,就是到处去流浪;不论在哪儿吧,反正我睁开眼看不见一个亲人,(勉强地笑)够我受的!

    平海燕是够受的!光是那时候的警察就够咱们受的!

    王新英你怎么知道?同志!

    平海燕我小时候也是苦孩子,拣过煤核儿!

    王新英真的吗?

    平海燕怎么不是真的呢?在垃圾堆上跟一群群的野狗挤来挤去!

    王新英对!对!一听见警察的皮鞋响,咱们就得拚命地跑,叫他们逮住就挨一顿揍!

    平海燕是呀,还有那些推垃圾车的,一个个都那么神气!咱们拣着点好东西,得送给他们!要不然,他们就不许咱们靠近了车身儿!

    王新英越说越对!那时候,我一看见人家妈妈带着孩子拣垃圾呀,就羡慕的不得了!孩子们一叫妈妈,我就躲开,我没有妈妈可叫啊!

    平海燕你妈妈叫王桂珍,是吧?

    王新英对!有人说叫这个名字的多得很,不好找。你看呢?

    平海燕那也没什么。你今年

    王新英二十岁。自幼失学,所以到现在还在中学里。

    平海燕你看,你二十,妈妈必定是四十以上的人,这就可以把许多许多王桂珍减下去了,太老太小都不合格呀,不是吗?

    沈维义新英,你看,他们多么有办法!

    平海燕妈妈是北京人?

    王新英对!

    平海燕好!这又可以把从外乡来的王桂珍都减了去!

    王新英这么说,有希望?有希望?

    沈维义动脑筋,有热情,什么事都有成功的希望!

    平海燕是呀,我们要用你的感情去作这个工作,就好比我正找自己的妈妈、姐姐!

    王新英我相信你!可是,告诉我一句话,到底能找到不能?别让我老这么冷一阵热一阵的!

    沈维义新英,你又忘了控制自己!

    平海燕没关系!谁找不到妈妈、姐姐,不着急呢?

    王新英同志,你真好,你了解人!

    平海燕你姐姐叫什么?

    王新英光记得小名儿,叫招弟儿。

    平海燕真巧,我的小名儿也叫招弟儿!姐姐比你大几岁?

    王新英大五岁。

    平海燕假若有她的相片,你认得出她来吗?

    王新英大概认不出来。当我想念姐姐的时候,她很具体;赶到一细问我呀,我就,就什么也说不上来了!

    平海燕你连她一点什么也不记得吗?

    王新英我仿佛还记得点姐姐的声音。在梦里,姐姐叫我,姐姐唱“小小子,坐门墩儿”总是那个声音。这也许完全是想象,并不是事实。平同志,你问了我这么些事,是不是你心里已经有了点底,知道了我姐姐在哪儿了吗?

    平海燕是这么一回事:我们那儿接到了一封信

    王新英托你们找人的信?

    平海燕对!

    王新英这怎么跟我拉到了一块儿?

    平海燕写信的人呀,小名叫招弟儿。

    王新英是这么一回事?招弟儿?招弟儿?那一定是我的姐姐!

    沈维义先不忙下结论,新英!在北京,叫招弟儿的大概不止一万个!连这位平同志不也叫招弟儿吗?

    平海燕将来会少起来的,大家不再重男轻女了啊!

    王新英这个招弟儿是干什么的?

    平海燕是个女工人。

    王新英女工人?有个工人姐姐多么好!她在哪个工厂?告诉我,我马上找她去!

    平海燕先别这么忙!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什么呢!

    王新英她是不是找妈妈和弟弟了?

    平海燕是!

    王新英那一定是我的姐姐了。哪能就那么巧,我找妈妈和姐姐,她就找妈妈和弟弟?

    平海燕新英,沉住了气!这是一种细致的工作,不能听见风就是雨!就拿你来说吧,你说好象跟祖母在石大人胡同住过,我们就到那里详细地问过,居然还有老街坊记得你的祖母。

    王新英真的呀?

    平海燕真的!据说你入过孤儿院和教养院,我们也都查阅过文件,可惜孤儿院的文件已经找不到了!

    王新英教养院的查到了?

    平海燕查到了!我们这才又到学校去了解,才找到这儿来。

    你看,你很小就丢了妈妈,过去的事有好些记不清的;我们得由四面八方证明你说的不错,或接近事实,才好去找你的亲人呀。

    王新英对!对!对!平同志,为了我,你这两天跑了几十里路,访问过许多许多人了吧?我,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平海燕要说感谢呀,你到过的那个派出所的同志们比我跑的路多!

    王新英我也得给他们道谢去,待会儿就去!平同志,你看这件事会快解决了吧?

    平海燕我看有希望!不过我还不敢保证刚才谈到的那个招弟儿就是你的姐姐。好吧,咱们今天就谈到这儿吧。我还会来麻烦你呢!

    王新英来麻烦我?是我给你们添了麻烦!

    平海燕不管谁麻烦谁吧,只要我细心,你安心,咱们就好协作了!维义,你帮帮他,别叫他过度紧张!

    沈维义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地看着他!

    平海燕那么,我就走啦!

    王新英维义,咱们送她回去!哟,你还得看家呢!好,我去送,你看家!

    平海燕谁也不必送我,我骑着车呢!新英,这是我的电话号数,你万一又想起一点什么来,随时告诉我!

    王新英一定!不管多么小的小事,只要想起来就告诉你!

    平海燕对!小事儿往往解决大问题!

    王新英还有什么嘱咐我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